张作霖相狗

  张作霖相狗

  张作霖没发迹前是个街头混混,耍钱、当兽医、当货郎、卖包子,什么都干过。这世上听说有相马的没听说过相狗的,这事儿张作霖就干过。张作霖在家混不下去了,就流落到了台安县的黄家塘,给一个绰号叫“孙鬼子”的财主放马。一天,土匪“钻天燕”将“孙鬼子”的一匹大青马盗走了,“孙鬼子”认为是张作霖与外人勾结,将他毒打了一顿。张作霖恼羞成怒,脸上生了个独门疔,不久上了一股急火,整个嘴巴开始肿起来,人也起不了炕了。张作霖嘴肿着张不开,几天滴水不进,“孙鬼子”断定他活不了多久,让伙计在夜间把他扔到了村外的一条沟里。张作霖奄奄一息,再加上天寒地冻,被扔到沟里后,很快就失去了知觉。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作霖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着棉被,躺在暖烘烘的炕上。张作霖知道,自己被救了。这时,一个慈眉善目的老汉走过来说:“大侄子,你可醒了。来,把这药喝下去。”老汉侍候张作霖喝下药,张作霖这才精神了许多。老汉告诉他,他早上捡粪,发现他冻晕过去了,就把他背到家里来了。张作霖挣扎着起来跪谢,被老汉拦下了。老汉说:“大侄子,先不要谢我,我发现你不假,可真正救下你的人是安遇吾安东家呀!”老汉说,他正愁无钱为张作霖看病,安遇吾路过,二话没说,送给老汉几两银子,让他赶快给张作霖抓药。老汉正说着,打外边走进一个三十上下穿绸裹缎的汉子。老汉告诉他,这就是恩公安遇吾。张作霖来台安时,早就闻听安遇吾的大名,知道他是个仗义疏财、骑快马打快枪、黑白两道都混得开的人。他虽然没当把子,但是个比土匪更厉害的人物,土匪们都推崇他,只要他一句话,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在台安一带,唯他独尊。张作霖何等精明,他知道想在台安立住脚跟,这个人就是罩着自己的大树呀!再说通过安遇吾,肯定能从“钻天燕”那儿讨回大青马,给自己洗去冤屈,于是,张作霖不顾体虚头晕,给安遇吾和老汉叩头。就这样,张作霖和安遇吾结识了。因为张作霖会给牲畜看病,所以,安遇吾便让他给他们家的牲口看病。张作霖还真不含糊,到安家后,就把几匹马的病看好了。安遇吾越发喜欢头脑机灵的张作霖,张作霖一看,为自己讨回清白的机会到了,于是就求安遇吾派人到“钻天燕”那儿讨回大青马。安遇吾答应了,派人去了“钻天燕”地。这天,安遇吾刚过门的三姨太想回娘家,因为安遇吾脱不开身,只得让两个得力的伙计护送她回去。走到半路,就被土匪“钻天燕”给绑了票。安遇吾的心就像被剜掉了一般,三姨太是他最钟爱的女人,如今竟被“钻天燕”绑了票!在台安乃至整个辽西地界,谁不给他安遇吾一点薄面?偏偏在他派人去讨要大青马的时候,“钻天燕”竟绑了三姨太的票,这不是成心和他过不去吗?安遇吾请求县里派保安队征剿,怎奈“钻天燕”的驻地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地,保安队的头头们明知面前摆着白花花的银子,却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安遇吾的脑袋愁成了大疙瘩。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张作霖走了进来,“大哥,我去将嫂子救回来。”安遇吾心说,你身单力薄的,有什么本事能担当此任呢?于是就摇头说,匪穴如何凶险,“钻天燕”如何阴毒,他正在思谋别的办法。张作霖说:“我求您去他那儿讨要大青马,他就绑了嫂子,分明是不给大哥面子。这事因我引起,我岂能视而不见?”安遇吾再三阻拦,但张作霖还是悄悄去了“钻天燕”的驻地“一撮茅”。“一撮茅”在苇荡深处,易守难攻,历朝历代的官兵们望而生畏,“钻天燕”就是此处的逍遥自在王。他早就听说安遇吾新娶的三姨太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儿。就在他挖空心思想把她搞到手的时候,安遇吾竟然派人到他这儿讨要“孙鬼子”的大青马来了,这可真是个好机会!“钻天燕”一边假意许诺亲自将大青马送到府上,一边将来人灌醉,套出了三姨太回娘家的日子,在路上将三姨太抢了去。三姨太果然千娇百媚,可任凭他软硬兼施,这女人就是不着他的道。这天中午,“钻天燕”正在苦思得到美人心的良策,张作霖来了。“钻天燕”一见张作霖身材矮小,外表文弱,长着两只狐狸眼,心里就三分瞧不起,问他干什么来了。张作霖说明来意,“钻天燕”哈哈大笑,“兄弟,你听说过肥肉掉到老虎嘴里还能再吐出来的吗?你要是识相的话,趁我心情好就赶快走,要是迟了,我外边那两条狼狗可正缺荤腥呢!”“钻天燕”说到这儿,打了个口哨,打外边冲进两条大狼狗来。其中的一条骨瘦如柴,毛都快掉光了。张作霖打量了一下这条癞狗,灵机一动,“恭喜大当家的,您这条狗可是福星呀!”“钻天燕”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忙问张作霖这条狗贵在何处,张作霖绕着狗走了两圈说:“我平生擅长相狗,这条狗能救您性命。如果我说对了,您可要让我把三姨太领回去。”“钻天燕”问:“这条狗能救我性命?”张作霖点了点头,“您不但病了,而且病得不轻。不过,您的病只有这条狗才能救!”“如果你相错了呢?”张作霖不假思索地说:“如果我相错了,凭您处置!”“钻天燕”嘿嘿一笑,“那好,你说吧!”张作霖眨了一下狐狸眼说:“大当家的最大的疾病就是胸肋胀满、噎嗝反胃,长此下去,性命不保呀!”“钻天燕”暗挑大拇指,张作霖说得太对了,这种病害了他多少年了,找了不少郎中,吃的草药都够喂头牛了。可到现在病不但没好转,反而加重了。“钻天燕”的身子欠了欠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那好,你就说说这条狗怎么能救我?”张作霖又绕着狗走了三圈,对“钻天燕”说,治病的药材就在这条狗的肚子里。“在狗肚子里?”“钻天燕”不解。张作霖说:“此药名叫狗宝,大当家不信,可当场杀狗验看,狗胃内定有一种石头样的东西,它就是医治大当家那种病的良药。”一听张作霖让杀狗,“钻天燕”的火气当时就上来了,掏出枪对准了张作霖,“你小子胡言乱语,信不信我会崩了你?”张作霖面色不改说:“大当家的想长命百岁,难道还在乎一条狗吗?我要没那个弯弯肚儿,也不敢吞下这镰刀头!”“钻天燕”见张作霖没胆怯,就知道他有些本事,对张作霖说:“小子,如果狗胃里要没有你说的那种东西,该怎么办?”张作霖拍了拍胸脯,“如果没有那种东西,我的腿跑得再快也没有大当家的枪子儿快吧!”“钻天燕”掏出枪来,将癞狗打死,吩咐人当场给狗开膛破腹。正如张作霖所说,狗胃内果然有一块鹅卵石大小的硬块。张作霖说:“大当家的,这就是与牛黄、马宝并誉为‘三宝’的狗宝呀!大当家的病这回有救了。”原来,张作霖擅长给牲畜看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一看这条癞皮狗是条年岁大的老狗,眼睛暗淡无光,结膜发红,就知道它腹中有狗宝,再加之“钻天燕”面色蜡黄,坐在那儿打嗝,便看出他有胸肋胀满、噎嗝反胃的老毛病,而狗宝正是治疗此病的良药,于是,就灵机一动,想起了解救三姨太的妙计。接下来,张作霖用狗宝给“钻天燕”配了一服药,熬好后让他当场服下。也就一盏茶工夫,“钻天燕”就觉腹内如流泉般汩汩作响,接下来便觉神清意转,原来的胸肋胀满症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张作霖告诉“钻天燕”,再有两服药,便可痊愈。“钻天燕”打心里佩服张作霖,他没想到这个小个子竟然大智大勇,临危不惧,于是就让张作霖将三姨太接走了。临走之前,两人结了兄弟,并让手下将大青马送还给“孙鬼子”。后来,张作霖和“钻天燕”感情越来越深,张作霖就让“钻天燕”杀了“孙鬼子”。“孙鬼子”到死时才知道当年那个放马的“小嘎儿”(东北方言,少年之意)是个深藏不露的厉害角色。却说安遇吾,自打张作霖走后就提心吊胆。他知道“钻天燕”连他的面子都不给,更何况一个没有名气的张作霖呢?然而,就是这个没名气的张作霖居然打入匪窟,将三姨太给救了出来。当张作霖带着三姨太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听了三姨太述说张作霖在匪窟中镇定自若的表现后,安遇吾佩服得五体投地,拍着胸口说:“兄弟,如果你有难,哥哥我也会赴汤蹈火!”安遇吾没想到这句话竟成了他日后葬身蒙匪刀下的预言。数年后,张作霖被清廷招安。奉令移驻洮南(现内陆通辽)对付蒙匪。此地多戈壁荒漠,毒虫四伏,饿狼遍野。张作霖危难之中想起了安遇吾。原来,蒙匪有个手下叫鲍老疙瘩,过去是安遇吾的佣人,两人关系很好。张作霖希望安遇吾能利用与鲍老疙瘩的关系,打入匪营,探明进入匪巢的路径和布防情况。安遇吾听后,第二天就打入了匪营,探明并画好了蒙匪的巢穴位置和活动路线。事情败露,安遇吾被杀,尸体被肢解,蒙匪将尸体送给张作霖以示威。入殓时,张作霖发现安遇吾的身上有个伤口,里面似乎有物,仔细检查后发现是张地图。张作霖便用这张地图击溃了蒙匪。从此,张作霖以洮南为基点,踏上了“从草莽英雄到大元帅”的传奇之路。张作霖之所以能当上东北王,和他机警过人、胆大心细、知恩图报的性格分不开的。张作霖相狗巧救三姨太这件事不见正史有载,但却在民间流传至今。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张作霖相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