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的六次盗窃案

  故宫的六次盗窃案

  历经近600多年风雨沧桑的北京故宫,是世界上最大的宫殿。因为绝无仅有和富丽堂皇,在引来无数人惊叹与向往的同时,自然也对不法之徒产生了巨大的诱惑力。建国以来,有记载的故宫被盗案有六起,本文详细讲述这六次的始末。我们相信,这六次不是终结,在未来的岁月里,故宫还会被盗第二个六次,第三个六次,因为面对稀世奇珍的诱惑,很多人人的欲望是无法压制的……

  第一次盗故宫的人:武庆辉

  武庆辉是新中国故宫盗宝第一案的罪犯。因其属第一次作案也是最后一次作案而被人称作菜鸟级盗贼。

  1959年8月16日清晨,当故宫管理员来到养性殿时,突然发现第三扇门靠近地面的一块大玻璃碎了。大吃一惊的管理员马上意识到:不好!可能进了盗贼。随即慌忙赶往保卫科,由保卫科报告了北京市公安局。

  养性殿内有3间展厅,分别陈列着各种珍宝,被盗的是西间展厅的首卷柜,也就是故编字1号。卷柜玻璃被打碎,陈列的14页金册中的8页和5柄玉雕花把金鞘匕首已不见踪影。金册是康熙皇帝为尊奉顺治帝的孝惠章皇后而专门打造的证书,每页长23.15厘米、宽9.8厘米、厚0.13厘米、重20两,上面铸有满、汉文字,四角各有一联结用的小金环。这种皇家金册不仅材质为纯金,镌刻工艺精湛,且因是重大历史事件永难磨灭的记录,文物档案的价值无法估量。玉雕花把金鞘匕首的刀把镶嵌有玉石,刀鞘包裹有黄金,选料上乘、工艺精湛,是顺治帝和乾隆皇帝使用过的珍品。

  经过现场勘查,侦查员在碎玻璃上提取到一小块盗贼留下的皮肉,在养性门门楼上提取下一枚完整的手掌纹,还发现锡庆门的门闩曾被人拿下。

  在中央首长的责令下,北京市公安局紧急部署侦破工作,成立专案组,并报请公安部通报全国,要求各兄弟省市公安厅、局协助破案。

  专案组初步认为,盗贼可能是8月15日晚翻墙进入养性殿院内作案后离开的。可他们无法解释,故宫壁垒森严,外有护城河,内有12米高的围墙,且有强大的保安力量,窃贼是怎么进来的呢?

  11月11日下午,一列由上海开往北京的特快列车停靠在天津站内。列车员检票时,发现两个农民装束的年轻男子紧张地躲闪查票,于是将他们拦住并送到天津市公安局红桥分局治安科审查。

  你们为什么不买票?民警问。

  身上没钱,扒火车来的。个头大一点、自称叫武庆辉的回答。

  没钱?把兜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民警不相信。

  一听要掏东西,武庆辉显得非常紧张,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口袋,后因没办法,只好慢吞吞地掏出兜里的东西。

  结果,放在民警面前的是上边有字的黄金!

  是祖传的,俺爹给俺留下的,俺爹去年三月份去世了。临死前,他把俺叫到跟前,说俺家西屋门口埋着一个罐子,罐子里有黄金。俺爹不让俺告诉别人,俺哥、俺嫂也不让告诉。俺爹死后,俺把罐子挖出来,拿了一点儿黄金,剩下的又埋了回去。武庆辉辩解说。

  但民警联想到天津市公安局发布的《关于部署查破北京故宫珍宝馆被盗案的通知》,立刻意识到这里面大有文章,随即上报。

  次日,北京市公安局派出刑侦技术人员带着提取的指纹来到天津。经过对比,碎金子正是故宫被盗金册的残片,被盗现场的指纹正是武庆辉的。

  天津市公安局民警赶往武庆辉家中,挖出了一个木箱子,里面藏着5页金册和5把宝刀。

  经审讯查明得知,武庆辉,1940年生于山东省寿光县。1959年7月,他跑到北京找姐姐,住在北京永定门外西河沿。期间,他去了一次故宫,看到那么多金银珍宝,武庆辉立刻双眼放光,动了贪念。

  于是,8月15日下午4时许,武庆辉进了珍宝馆南门,发现夹道有个不起眼的公厕,便钻了进去。直到3个多小时后,天渐渐黑下来,工作人员都走了,武庆辉才出了厕所。他利用几块木板,跳进了养性殿院里,踢碎门上的一块玻璃,躲到东边的大柱子后观察了一会,见没有任何动静,便从门下角的破洞里爬进养性殿。此时,武庆辉的左脚腕被门框上残留的碎玻璃割下一块皮。他摸到展柜前,用携带的钳子砸碎玻璃,拿了8页金册和5把宝刀装进包里,按原路走出养性殿,撬开养性门门锁,往南来到宁寿宫。由于宁寿宫正在修缮,他便攀上宁寿门东侧搭着的脚手架上了围墙,慌乱中跑到锡庆门,抽下门闩,左转右转,终于走出故宫。

  1960年3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武庆辉思想腐化,厌恶农业劳动,盲目流入城市,盗窃国家珍宝,并剪毁变卖,任意挥霍,给国家造成严重损失,性质异常恶劣,罪行极为严重。以盗窃国宝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第二次盗故宫的人:江洋大盗孙国范

  孙国范,是新中国故宫盗宝第二案罪犯。

  武庆辉盗窃案震惊全国。戒备森严、墙高院深且有护城河相护的故宫,却让一个新手得手,不仅让保卫部门羞愧难当,公安机关也面临巨大压力。为加强护卫,弥补人防、物防的不足,公安部门于1960年1月研制成功了我国第一台声控报警器,并立刻安装在故宫。

  然而,照样有人铤而走险。

  1962年4月16日夜,同样是在珍宝馆的养性殿,同样是在武庆辉盗窃的同一展室,又来了一个名叫孙国范的大盗。

  孙国范一开始藏在珍宝馆大门外厕所后边阴暗的夹道里,待到天黑无人后,便蹬着珍宝馆墙下的脚手架,翻进院子,钻进养性殿,打碎展柜的玻璃,拿出了金碟、金碗;又撬开一个展柜,将两颗大金印装进了背包。

  自以为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的孙国范,没料到早已落入天罗地网。他一进入养性殿,警报器便报警。接到信息的故宫保卫处值班室一面派人跟踪搜索,一面向派出所、公安局及警卫部队报了警。很快,故宫就已被封锁,200多名民警和武警正张网以待。

  孙国范从原路返回时,因背包太重,只能拼尽吃奶的力气往墙上爬去。可刚骑上了墙头,准备寻找合适的地方下去时,猛然察觉墙外边有很多人影晃来晃去,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强光手电。他不敢下去,将身子贴在光滑的琉璃瓦墙头往前爬。

  为减轻负重,也出于保命,孙国范把背包里两个最沉的大金疙瘩扔下了高墙,再跳到厕所房顶。但他还是觉得背包太沉,想把背包扔掉,可又贪心不死——怎么也得给自己留点吧。于是,他只是再掏出两件东西丢在房顶。

  当孙国范爬到珍宝馆南的绘画馆西南角的围墙上时,引发的声响惊动了搜捕者。一束强光射过的同时,伴着一声怒喝:不许动!动就开枪了!很快,无数束强光手电把爬在墙头上的孙国范照得清清楚楚。

  有人攀着梯子上去,把孙国范揪了下来。

  面对审讯,孙国范百般抵赖,负隅顽抗。一会说自己叫张振昌,是山东济南人,会修自行车,不想在工厂当临时工了,就从山东跑出来了;一会说自己是山东桓台县锁镇公社徐家村人,叫徐学达。

  但是,山东桓台县公安局的回复电话否定了孙国范的说法。而且通过指纹比对,预审员发现孙国范的指纹与公安部通报的两起大盗案现场遗留的指纹一致。即:1957年7月甘肃兰州价值上万元的56只手表被盗案和1959年9月河南郑州6770元现金被盗案。

  面对指纹鉴定,孙国范仍在耍花招:我不叫徐学达,叫徐学蓉,老家是山东桓台县锁镇公社徐家村的,可是生父徐文易是西安的,我是生父徐文易和济南一个女人的私生子。我生下后,生父就跑了,生母临死的时候,把我送给济南一个叫张静斋的人……

  别编了!你根本不是徐文易的儿子,也不是张静斋的养子,这可是第16次审讯了,瞎话你还打算编到什么时候?你真的打算带着这个假名字去挨枪子儿?!侦查员怒不可遏地打断了他的话。

  孙国范终于低下了头:我算是服了你们,以前我走南闯北地偷东西,给抓着7回了,从没说过一句实话,最后都给放了,这回,我看是过不去了,干脆亮底吧……

  孙国范,外号孙黑子,河南省舞阳县孙庄村人。1949年,带着枪从国民党军队开小差,抢劫了一家典当行,开枪打死老板,被当地公安局逮捕。由于看管不严,孙国范逃跑后,改名换姓,流窜于漯河、开封、武汉、济南、徐州等地,以盗窃为生。即是说,孙国范系流窜惯犯,早就是江洋大盗,其能如此奸猾,也就不足为奇了。

  经清点,孙国范共盗得1只金酒杯、4个金碗、2个金手炉盖、2枚金印(一枚为皇后之宝巨印,重37斤;另一枚为广运之宝大印,重7斤5两),总重竟达48斤!

  1962年12月,孙国范被判处死刑。

  第三次盗故宫的人:亡命大盗陈银华

  陈银华是建国后因盗窃故宫珍宝而锒铛入狱的第三人。

  1980年2月1日上午,故宫照常又迎来了许多游览者。在这些游览者中夹杂着25岁的陈银华,而其目的并非游玩,而是寻找盗窃目标。

  早在1979年3月,陈银华即在原籍湖北应山县西花商店偷了2700元现金,带着赃款来到北京。不料,不到一个月就被北京警方抓住。

  随后,陈银华被判刑4年,送到湖北省沙洋农场三场16中队劳改。可半年后却逃了出来,一路偷到武汉。为了躲藏和生存,陈银华想到去故宫偷些国宝,再偷渡到香港。于是,他来到北京,直奔故宫。

  陈银华随游客进入珍宝馆,养性殿用金丝楠木做的展柜里,一颗写着金质字样的珍妃之印,立刻让他欲罢不能。

  珍妃之印是光绪的珍妃他他拉氏之印,印台为正方形,高3.4厘米,每边长11厘米,印文为朱文珍妃之印4个汉字,还有对应的满文,汉字为玉筋篆书,横平竖直、笔画匀称、丰润秀丽。印纽为龟纽,头尾均与龙相似,重达13.6斤,是比较标准的贵妃等级金印。陈银华当时并不知道,珍妃之印只是镀金银印,而不是纯金印。

  陈银华在暗地观察好进出道路后,离开珍宝馆,到王府井百货大楼买了改锥、绳子。

  下午3点多,陈银华再次来到故宫,在珍宝馆附近假装游览。等到工作人员准备闭馆时,陈银华溜进了事先侦察好的东南厕所,踩着铁丝网上了厕所房顶,蜷缩着等待工作人员下班。

  晚上6时,陈银华脱掉大衣,戴上手套,从厕所房顶爬过珍宝馆院墙入院,再爬上用于维修畅音阁三层大戏台的脚手架,沿脚手架爬上乾隆退位后读书的寻沿书屋,登上养性殿东墙,跳进养性殿。他掏出改锥,撬开一扇窗户,钻到珍妃之印展柜前,用改锥撬开金丝楠木展柜,将珍妃之印装进背包。

  原路返回时,陈银华刚爬上寻沿书屋顶,便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且有人在说:他跑不了!除非他长了翅膀!

  陈银华并不知道,早在他撬开养性殿窗户的时候,警卫值班室里的声控报警器便已鸣叫,提示图上的珍宝馆1号室红灯急促闪烁。值班员一边向东城公安分局报警,一边拿起报话器直奔珍宝馆北门,顺着南北夹道一路搜索到养性殿,发现了被陈银华撬坏的窗户、丢下的改锥、珍妃之印的座托。

  东城公安分局立即报告给北京市公安局,市局领导和故宫保卫人员成立了临时指挥部,组织力量层层将故宫包围:有近战经验的刑警负责珍宝馆内的搜索任务,其余人员在外围层层搜索,另有人在紫禁城大墙上?望。

  完了!陈银华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声。正在这时,一个女民警看见了他并大声喊道:他在墙上!

  陈银华立刻不顾一切地往西逃去,左脚的球鞋掉了,便甩掉右脚那只,还扔下背包,蹿到南三所的房顶,跳到房屋旁的矮墙上爬行,准备寻机跳进南三所院子,突然一位刑警在他附近喝道:别动!否则就不客气了!并向他砸来一块琉璃瓦。陈银华惊吓中摔进了大墙与矮墙间的夹道,随即被擒。

  1980年8月12日,陈银华被判处无期徒刑。

  第四次盗故宫的人:愚蠢大盗韩吉林

  韩吉林是新中国故宫盗宝第四案罪犯。

  韩吉林于1963年生于吉林省集安县。14岁时,因偷盗县副食店仓库价值上千元钱的烟酒而被送进少管所。

  重新进入社会后,韩吉林表面上老实了一段时间,其实贼心不死。1987年,他偶然在电影里看到故宫琳琅满目的金银财宝,心中蠢蠢欲动起来:要是能弄些金子出来,就不用整天风吹日晒、披星戴月靠摆摊卖衣服赚钱了。

  于是,在1987年6月20日,韩吉林揣着250元钱,从长春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次日清晨,到达北京站后,便直奔故宫而去。

  通过夹杂在游客中间连续3天的踩点,韩吉林同样相中了珍妃之印:那块金疙瘩,能打不少金镏子。经反复制定、修改了自己的计划后,韩吉林感到志在必得。他并不知道,故宫陈设珍宝的室内设有主动红外线、被动红外线、微波、超声波、声控等防盗探测器,而室外则安装了周界报警器,只要一接触养性殿大门,报警器便会报警。其所做的一切,只能是自取灭亡。

  6月24日下午,韩吉林又一次进入故宫。趁工作人员不注意,韩吉林翻墙进入一个小夹道,来到珍宝馆边上一个不对外开放的院子,找了一个背阴的地方躺下,准备等到天黑。可只过了一会,韩吉林便爬起来:一不做二不休,我可没耐心等到天黑,现在就动手!随即走向养性殿,抄起一块石头,砸开玻璃门,侧身钻入后,直奔珍妃之印而去。

  此时,东面墙上的报警声响起,自作聪明的韩吉林赶忙将连接线弄断。随即西面墙上也发出了嘀嘀的报警声,韩吉林连忙再次拽断连接线。在他看来,只要弄断了连接线,便不会被发觉。当韩吉林刚要砸展柜玻璃,门外已传来脚步声。韩吉林慌忙从原路钻出养性殿。

  站住!听到保卫人员的呼喝声,韩吉林一路狂奔,蹿上了养性殿与乾隆花园之间的墙头。期间,丢失了人造革包和准备用来行凶的匕首。

  韩吉林从墙头爬上养性殿屋顶,沿房脊跳上珍宝馆东边红墙,不顾紧追不舍的保卫人员和四周命令他停下的喊声,没命地顺着高墙往南跑,并甩开了保卫人员。岂料,3名消防警察迎面而来。韩吉林急忙掉头往东蹿上了紫禁城头,过东华门城楼,继续沿城墙向南奔去。

  由于体力不支,韩吉林越跑越慢,眼看着就要被消防警察追上,慌不择路的韩吉林不顾消防警察的一再警告,一头向城墙外一棵大柳树上跳去。由于被树枝阻挡,韩吉林重重地摔在地上,尽管他扶着树干挣扎着站起来还想逃离,却已被群众团团围住了。

  终于,追踪而来的警察把他架上了警车。

  直到接受审讯时,韩吉林仍大惑不解:我把报警器的线弄断了,怎么还知道我在屋子里?

  待警察向其说明报警系统的工作原理后,韩吉林才恍然大悟,悔之莫及。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3个月后,鉴于韩吉林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持凶器在国家重点防范的故宫盗窃国宝,而被从重判处并执行死刑。

  第五次盗故宫的人:毛头大盗向德强

  韩吉林盗窃案发生后,有关部门对故宫72万平方米的每个角落进行了一次彻查,各项戒备更加森严,但仍有人偏偏要不顾死活地冒险。

  就在韩吉林被抓后不到半个月时间,另一名大盗又粉墨登场了,而且还是一名毛头小子。

  上世纪80年代,新疆石油管理局克拉玛依生活服务公司工人向德强与一个比他大5岁的离婚女人相爱了。

  虽然父母坚决反对,但向德强还是和那女人同居了,并让对方怀上了他的孩子。由于向德强未达法定婚龄,不能办理结婚手续,女友自然不能依法生育,向德强只好让她做了流产手术。手术之后,两人因无法忍受他人嘲笑,便一起离开了单位。可仅过了1个月,因为两人所带积蓄花光,又只得硬着头皮返回单位。由于无故旷工,两人受到降一级工资、留厂察看的处分。

  两人虽能忍受处分,却无法忍受别人的白眼,不久,女友偷了弟弟3000元现金,和向德强再次私奔,从西安、四川、上海,一路来到向德强老家山东潍坊。尔后,彼此决定把钱花光,一起投长江自杀。

  真的快到一无所有的时候,求生的欲望却让向德强变卦了,拉着女友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

  两人一连3天均在故宫游玩,也因此改变了向德强的一生,使他成为新中国故宫盗宝第五案罪犯。

  在珍宝馆养性殿,向德强看到了陈列的乾隆皇帝用过的一把匕首,匕首上镶着金丝和绿宝石。向德强马上想到:要是有这把价值连城的小刀,便能换来很多很多的钱,也就不用自杀了。于是,一个罪恶的念头产生了。

  当向德强将自己的盗窃计划告诉女友后,立刻遭到女友的强烈反对。但向德强不顾女友的苦苦哀求,贼心不改。在他看来,只有故宫的珍宝,才能拯救他和女友的性命。为了能和女友永远在一起,自己作为男子汉,只有铤而走险了。

  1987年7月6日下午,心怀鬼胎的向德强来到故宫,在角落里躲到月亮升起,遂翻进养性殿院内。借着月光,他看见养性殿门上挂着一把大锁。正当他考虑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了保卫人员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便被团团围住。

  还来不及反应和逃跑的向德强被捕了。

  3个月后的1987年10月23日,向德强接到了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判决书写道:有预谋、有计划地盗窃国家珍宝,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犯罪性质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应依法严惩。鉴于其犯罪未遂,可以照未遂犯从轻处罚,判处无期徒刑。

  时年21岁的向德强,为自己的荒诞动机、罪恶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第六次盗故宫的人:草根大盗石柏魁

  2011年4月29日至6月27日,香港两依藏博物馆在故宫举办了《交融——两依藏珍选粹展》。展览共分两部分:中式木器、家具方面,包括19件套以紫檀、黄花梨等珍贵硬木为材质的柜、案、屏风、案头箱奁摆件;而西式化妆盒、手袋方面,包括111件套20世纪初至二战之后的经典藏品。

  不料却招来了大盗石柏魁,并使之成为新中国故宫盗宝第六案的重犯。

  石柏魁系农民,于1983年出生在山东曹县,小学文化,身高仅1.58米,体型较瘦,但很灵活,尤其善于爬高。其对盗窃,可谓无师自通,属草根型盗贼。

  2003年前后,石柏魁来到北京打工。2008年4月,石柏魁因非法携带管制刀具,曾被北京西城区广外派出所治安拘留,留有案底。2010年12月5日3时许,石柏魁在通州区张家湾镇其工作单位,趁服务员张某熟睡之机,窃得张的IBMT41型笔记本电脑1台及钱包(内有人民币500多元)、身份证等物品。

  2011年5月8日下午,石柏魁慕名来到故宫想一睹风采。由于没钱买票,遂利用身材矮小的优势,在人流的隐蔽下,从出入口的栏杆下钻进故宫,尾随着一个旅游团,最终进入诚肃殿。也就是在诚肃殿,当看到香港两依藏博物馆的展品后,石柏魁立刻露出贪婪的目光,犯意陡生:自己目前最缺的就是钱,只要偷上几件,这一辈子不就吃喝不愁了吗?主意一定,石柏魁立刻盘算出计划。

  于是,石柏魁躲藏在斋宫未开放的西配房,等待晚上没人时再行盗窃。

  晚20时许,石柏魁断掉斋宫配电室安防系统电源,用脚踹碎诚肃殿北面一扇窗户进入殿内,将1块用石膏板做成的装饰墙毁坏出1个宽度仅为六七十厘米的洞,钻洞来到展厅。他将西边玻璃展柜从顶部打碎,窃得展品金嵌钻石手袋、金錾花嵌钻石化妆盒、金嵌珐琅斜格纹化妆盒、金嵌宝石化妆盒(又名金嵌蓝宝石粉盒)、金嵌珐琅花饰化妆盒、金嵌宝石龟饰化妆盒、金嵌宝石化妆盒(又名金嵌宝石球形粉盒)、金錾花嵌钻石手袋、金嵌钻石化妆盒共计9件。期间,石柏魁不仅在展柜上留下指纹,也在展台上留下了脚印。

  得手后,石柏魁即被故宫值班员发现,并被命令蹲在地上不得走动。石柏魁辩称自己是游客,因为下雨睡着了,现在迷路想出去。当值班员转身向有关单位报告时,早已魂飞魄散的石柏魁立刻借机拔腿就跑,爬到一间房屋顶上,顺着房顶爬上了高大的城墙,又从近10米高的城墙上跳了下去。期间,石柏魁先后将所窃5件展品或遗落或丢弃在故宫后宫围墙东北角、十三排南岗亭南侧及上驷院东面竹林内。

  其实,在接到值班员报告后,故宫所有值班人员、备班人员、派出所民警及武警进行过搜查,但未发现石柏魁的踪迹。直到次日上午8点10分,当工作人员在进行开馆前的例行检查时,才发现展品失窃,立即向有关方面通报并向公安部门报案。

  逃出故宫的石柏魁,在大钟寺向一名懂行的人询问尚留在身上的4件藏品的价值,不料却被告知系假货。真是活见鬼了,费了那么大劲,冒着那么大险弄出来竟然是假的!石柏魁一气之下,将4件展品丢弃在海淀区颐和园路西侧的垃圾桶内及知春路大钟寺东路北口路边。

  在作案后两天里,石柏魁一直是在网吧度过。甚至在此期间,石柏魁也不安分。5月10日4时许,石柏魁在海淀区凯文网络服务中心消费过程中,趁张某某熟睡之机,窃得张的手机1部(价值人民币240元)。

  警方通过指纹比对,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为石柏魁,同时运用科技手段,掌握相关网络信息,最终于5月11日19时40分,在丰台区友联时代网吧将犯罪嫌疑人石柏魁抓获。

  经核实,9件被盗物品,购入价165万元,投保金额41万元。已找还6件,3件丢失的被盗物品投保金额为15万元。

  石柏魁的盗窃行为受到了法律的严厉惩处。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故宫的六次盗窃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