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银河”号事件始末

  中美“银河”号事件始末

  1993年7月7日,隶属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广州远洋运输公司的全集装箱货轮银河号驶离天津新港,将按既定航线先后停泊上海、香港,途经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等地,装载628个集装箱的货物驶向中东,预计8月3日抵达波斯湾的迪拜港卸货,最后去沙特的达曼港和科威特港。

  银河号出发16天之后,即7月23日,美国大使馆紧急照会中国外交部,强烈要求银河号返回出发的港口——大连,理由是他们认为该货轮运载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两种危险的化工原料到伊朗,会影响到驻中东美军的安全。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是两种剧毒的化学液体,1993年1月13日,包括中国在内的130个国家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共同签署了襟止化学武器公约》。公约规定,严格控制这两种化学品的买卖。

  中国外交部经过调查,很快义正词严地通知美国大使馆:银河号的出发港口并不是大连,而是天津新港,货轮上没有一样违禁物品。

  美国大使馆的官员哪肯相信中国外交部的答复,他们在随后的一份照会中,竞悍然要求中国政府命令银河号停航,或由美国人登船检查货物,或者索性停留在某个地点,听候美国发落。

  中国外交部对美国大使馆的无理要求自然是一口拒绝。此时,远离祖国的银河号巨轮正孤独地行驶在阿曼湾中。

  8月2日上午8时许,阿曼湾的晨雾还未散尽, 银河号船长张如德正在聚精会神地驾驶着巨轮,突然发现左上方的天空中有一个黑点,黑点迅速扩大——竟然是一架美国军用黑鹰直升机。黑鹰直升机在银河号上空低飞盘旋,高度离桅顶只有十来米,强大的螺旋桨气流刮得巨轮上的风向标忽忽直转。直升机座舱门大开,一名美国军人探出身子,用摄像机对着银河号一个劲儿地拍摄。在美国军人跟踪拍摄的同时,直升机的驾驶员通过高频电话,不厌其烦地向张如德询问银河号的船名、货运情况,以及本航次抵达的目的港。等张如德将这些情况一一讲明后,那架黑鹰直升机的螺旋桨一斜,便朝科威特的美国空军基地方向飞去了。

  当天中午12点30分, 银河号右前方出现了一艘舷号为61的美军大吨位巡洋舰,该舰从银河号右舷耀武扬威地驶过,然后掉转船头,在距银河号4海里外紧追不舍。舰上密密麻麻的导弹发射架、火炮和一架架舰载直升机清晰可见。

  下午l点,又有两架美式大黄蜂战斗机轮番在银河号上空盘旋。飞机掠过驾驶台,巨大的引擎声震耳欲聋,海员们都感到十分惊讶,纷纷询问船长张如德: 美国这样大动干戈,究竟想搞什么名堂?

  下午5点,美军61号舰的舰长通过高音喇叭,用英语告知张如德,他们怀疑银河号上载有可以制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化学违禁品,要求银河号立刻停船,并接受美国方面的检查。

  银河号上的船员听罢,不由得群情激愤。根据《国际海洋法公》规定,一国之商船在公海上正常航行,这艘船就是该国漂浮的领土,谁要强行登船就等同于侵略。

  张如德严词拒绝了美方登船检查的要求,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美国61号、975号和996号军舰轮番在银河号的前后左右往来行驶。美军战斗机、直升机、侦察机也不断在银河号周围低空盘旋,机翼带起的阵阵狂风携裹着美舰掀起的恶浪,似乎要把整个银河号一口吞没。

  斗争才开始

  8月2日下午7点30分,在美国的粗暴干预下, 银河号船长张如德极不情愿地按下抛锚机的按钮,在霍尔木兹海峡东口10多海里外的公海上停了下来。

  美国政府在动用飞机、军舰对银河号实施骚扰、阻拦的同时,又向海湾国家散布危言耸听的情报——银河号绝对是不安全的,船上载着极其危险的化学品。西方国家的新闻媒体也对美国的发现大加渲染。一时间,有说银河号载有敏感化学品,有说它满载化学武器,甚至还有银河号载有核武器的谣言。海湾有关国家在美国强权的威逼下,只得做出了一个共同的决定:沿海所有港口都拒绝向银河号开放。

  张如德沉着镇定,先把遭遇的情况叫告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然后借等待总公司行动指令的空当,把船上的28名船员召集起来召开临战会议。张如德说: 我舰虽然远离祖国,停靠在阿曼湾上,但我相信,祖国和人民不会不管我们,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通过这次会议,船上的所有人紧紧地拧成一股力量,他们坚信,同美国的强权政治进行坚决斗争,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银河号。

  银河号自8月2日被迫停航后,船员们除了要顶住美军军舰和飞机骚扰带来的精神压力外,还面临酷热、缺水、缺油、缺食品等困难。银河号上的淡水只有一个星期的存量,而轻油只能支持4到5天,更为严重的是,船员们吃的蔬菜已所剩无几。为了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张如德制订了严格的节水、节油、节约食物等一系列方案。

  炎炎夏日,阿曼湾海上气温高达摄氏60多度, 银河号机舱里像个大蒸笼。为了节约用水,船员不敢洗澡,汗湿的工作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穿在身上硬邦邦的,不少人因此皮肤过敏,身上长出一个个斑点,奇痒难耐,但他们毫无怨言。船员们的伙食标准也降下来了,常常以一勺辣椒酱、一块豆腐乳或一块咸菜疙瘩佐饭。有些船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消瘦、头晕和拉肚子症状,但大家精神面貌都很好。

  为了鼓舞士气,张如德分派人手值班,监听船上的电台,把国内有关‘银河’号事件的广播录下来循环播放,让船员们及时了解我国政府与美国政府交涉的进展情况。船员们听完广播后纷纷表示, 银河号上的每一寸甲板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浮动国土,大家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国家的主权和声誉,一定要团结一心,坚持胜利。

  值班人员每天24小时详细记录美国飞机、军舰动态,一遇到美国飞机、军舰贴近骚扰,值班船员便端起照相机拍照。船员们打算把美国霸权主义的行径记录下来.将来在国际社会面前揭露他们。

  8月5日上午,美国军舰打来高频电话试探情况,表示可以提供淡水、食品和油料。为了维护祖国的尊严,张如德义正词严地拒绝了: 我们不需要!船员们都表示,他们宁可节衣缩食,也决不要美国的一滴油、一滴水、一粒粮食。

  银河号在霍尔木兹海峡外抛锚10多天后,向西南方向移了38海里,停泊在阿联酋东北部富查伊拉港外约50海里处的阿曼海公海上。后经政府间的交涉, 银河号才得以驶入沙特的达曼港,补充淡水、食物和油料。

  为了尽快解决银河号受阻的问题,中国政府毅然决定,同意接受检查,但要求检查必须由中国代表与沙特代表一道执行,美国专家只能以沙特方面的顾问身份参加检查。

  8月26日上午,时任中国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的沙祖康领着中方检查组一行16人抵达沙特达曼港。沙祖康不顾疲乏,和中方检查组的成员登上银河号,慰问全体船员,并同时传达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问候。 银河号船员在沙祖康的指挥下,迅速成立了货物检查组、安全保卫组、生活保障组、通讯组,并都明确了各自的战斗岗位。大家纷纷表示,一定要配合中方检查组打赢这一仗,扬我国威,还我清白,让美国霸权主义吃不了兜着走。

  银河号靠泊的22号泊位,由沙特武装严格封闭,货物检查场地成为戒备森严的钢铁围城,仅有一个通道能够进出,而且要经过好几道关卡的严格盘查。

  沙祖康当天还代表中方和沙、美两方检查人员在朱科勒海军基地谈判,最后达成检查协议,检查分3步进行:第一步,审阅银河号货运清单,找出运往伊朗的货箱,进行外观检查;第二步,对其中有疑问的货箱,可卸下开箱检查;第三步,检查结束后,三方在检查报告上签字,向全世界公布检查结果。

  8月28日上午9点20分,沙方检查组7人相美方10人登上银河号检查。两方人员上船时,沙祖康集合起全体中国船员,以最庄严的神态面向祖国方向高喊:敬礼!然后降下半旗。他们以这种方式提醒自己,拥有国家主权的银河号被强盗践踏的耻辱和疼痛。直到银河号回到祖国,那降下的半旗才重新冉冉升起。

  美方上船检查的人员中,既有化工专家,又有防爆专家,还有海运专家,他们的领队是美驻沙特使馆参赞马克尤姆(音译)。马克尤姆为了适应长时间的检查工作,竟身穿内有冷气机的防暑衣。很显然,美国政府志在必得,一定要找出违禁品,陷中方于不利境地。

  沙特的检查人员先下到大舱内,对运往伊朗的货箱进行外观检查,发现疑问便在货箱上喷漆做标记。当时,甲板气温高达65℃,大舱内更是闷热。第一次下大舱时,美方下去5人,沙方下去3名军人,中方只有大副魏成立领着二副和一名水手现场陪同。

  在闷热的大舱里,美国专家不断要求换人,20多分钟就换一次人。而魏成立等人忍受着高温煎熬,在舱内一干就是几个小时,等所有货舱检查完毕,汗水湿透全身,依然精神抖擞。

  29日上午,码头上堆满了从银河号上吊下来的货箱。到了开箱检查的时刻,美方检查人员如临大敌,有的身穿防化服,头戴防毒面具,有的手提各种仪器。沙祖康身穿新换的白衬衣,领着中方检查小组的几名成员,面无惧色地站在美方专家身边。马克尤姆走到沙祖康身边,提醒道: 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都是剧毒品,您是否需要戴上防毒面具?

  沙祖康笑道: 谢谢!我国政府已多次声明, ‘银河’号没有装载这两种化学品,我们没有戴护具的必要!

  第一个货箱的箱门被打开,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桶桶铅封的黑漆罐。美方检查人员欣喜若狂,以为发现了目标,当他们打开铅封一看,里面装的全是五颜六色的固体染料,他们立刻都傻了眼。马克尤姆不甘心,指挥手下又接连打开23个运往伊朗的集装箱,看到的东西全是我国政府早就声明过的文具、小五金和机械零件,没有美方要找的那两种化学品。

  美方为证实自己情报的准确,竟毫无道理地提出检查银河号上的其他货物。沙祖康动怒了,大声责问道: 美方不顾双方原先达成的协议,任意要求扩大‘银河’号上货物的检查范围。这将涉及第三国货主的权益问题。而第三国的国家中,多数国家与美国订有友好条约关系,难道美国政府对这些国家也信不过?

  中方检查组要求美方提供扩大检查范围的理由,美方除了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华盛顿确信银河号载有两种化学品之外,竟讲不出一点站得住脚的理由。马克尤姆最后无赖地说: 华盛顿即使提不出证据,也要怀疑‘银河’号所载的货物,包括来自日本、新加坡等第三国装运的货物。他还宣称,如不让美方检查全部货物,美国将不承认最后的检查结果。

  沙祖康为防止美方检查完毕,继续寻找反悔的托词,当即提出3个堵住美国后路的条件:第一,美方必须以书面形式承认迄今检查的结果,表明所有发自中国的49箱货物中没有美国所指称的化学品;第二,在接下来的检查中,三方要每天签字确认当天的验货记录,美方必须承诺完成银河号所载货物检查之后,与中国、沙特方面代表共同签署检查结果报告;第三,美方还必须承诺将上述检查结果通知银河号预定停靠港口的有关国家政府,确保该货轮能顺利地进港卸货。

  马克尤姆就这3个条件请示华盛顿,得到同意的回答后,沙祖康说道: 这次打开底舱集装箱的检查,我们中方就不奉陪了,请贵方自便吧!沙祖康讲完话,转身回到船长室,找到了正在整理资料的船长张如德,低声命令他立即切断船底舱的电力供应。

  张如德兴奋地答应一声后,果断地断开了底舱的电闸。要知道当时的气温高达60多度,电源切断后,船舱下一片漆黑,冷风机也处于瘫痪状态,舱内酷热难耐。美方检查组的工作人员完成一天的检查工作上来后,一个个虚脱得躺在甲板上动弹不得。美方这样折腾下来,仍然没有找到那两种化学品。

  马克尤姆最后实在沉不住气了,命令手下只要在货柜中见到液体的罐装货物,便一概不放过,统统取样送化验室分析。美方为了使中方货运违禁化学品的罪名落到实处,竟用飞机专门从美国本土运来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的样品和化验剂。

  8月30日晚10点30分,发自中国各港的最后一箱货物检查结束。次日,对其中8箱液体化学品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31日下午6点,三方人员在银河号的会议室再次会谈,美方不得不承认:自8月28日至31日的检查结果表明, 银河号上没有查出硫二甘醇和亚硫酰氯两种化学品。

  1993年9月4日,中国、沙特代表及美国顾问签署检查报告,确认银河号未载亚硫酰氯和硫二甘醇。马克尤姆被耍弄了一番,十分气愤,对美国中央情报局提供错误情报感到十分不满。事后据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二把手因为银河号事件的情报有误,被撤职回家了。

  银河号于1993年9月25日胜利返抵天津新港,国内有关单位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美“银河”号事件始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