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门弄斧

  班门弄斧

  我国古来建造业的名工、巧匠、艺师等,无不宣称自己是鲁班爷的弟子。鲁班,在这些匠师们的心目中是传奇,是神仙,是品牌,是要建祠立庙设灵位虔诚供奉的行业祖师!

  常言道,名师出高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鲁班的徒弟,自然无弱者。他们各个身怀绝技,人人都有一套看家本领,他们凭着真本事吃饭,闯荡九州,把一个大中华构建得山举阁、水映殿;云绕宫、林遮苑,雄伟壮丽赛天庭,令一衣带水的日本工匠艳羡非常,常常冒险跨海东来,借相互交流之机,以求学得鲁门真谛。大凡东来的日本工匠,都崇敬我国建造业供奉的祖神鲁班,在中国艺匠面前十分谦虚诚恳,常说不敢班门弄斧。这可不是空话,是颇有些来由的。

  早年间,秦王嬴政灭六国,一统天下,坐上了金銮,骄纵狂妄得不行,天地都包不住他那膨胀的野心了,总觉得啥称号都不能彰显他的丰功伟业。于是众大臣就阅典查籍,一个个累得汗流浃背,挑出的字眼儿哪个都不合嬴政的心,气得他直想骂娘,开杀戒。窘急中有人提及古有三皇,嬴政灵感所至,就想到上古五帝,当即合皇帝二字为皇帝,就自称了大秦始皇帝,意欲国祚代代相传,万世不绝。

  说来可笑,秦始皇既知自己终归难逃一死,必有传位的一天,却又梦想长生不老,永远享受登峰造极的统治权力和富贵至极的享乐日子。于是他就颁诏,派人变方儿打听神仙的居处,四下寻找不死之方药。如此一来,可就欢实了一帮投机巫师、装神弄鬼的骗子。瞎话还不好编呀!有人就向秦始皇进言了,煽惑得有鼻子有眼儿的,说什么东瀛大海有个蓬莱仙岛,岛上长有长生不老的仙草,吃了能成仙,永远不死……欢喜得个秦始皇无可无不可的,当下就派了其中一个叫徐福的最先进言的积极分子,带着三千童男童女,坐着满载什物的大船出海寻仙草去了。徐福多精明的能耐梗呀!仙岛、仙人、仙草,谁见过?跟皇上吹咱修炼得了道,实际上咱掉海里也得淹死!徐福心下说,你皇上不想死,我就愿意死呀!得了呗,大秦始皇帝,我有这些人和钱粮财宝,找块地儿,咱也建国当王去喽!结果还真让他找到了一群海岛,就住下来,繁衍生息,成了一个四面都是海的国家。这儿的人觉着自己靠近太阳升起的地方,就把国名叫成了日本。

  多少年以后,船来人往地通了气儿,东边大海里有个日本国的事传回了大陆,可巧当年徐福走时,有一对被逼上船的童男童女,这家人姓赵,有一个儿子叫赵巧,是鲁班很得意的徒弟。如今有了点儿消息,赵家人就惦记上了杳无音讯的两个孩子,商量着想让赵巧走一趟,好打听打听孩子的下落和情况,只是觉得大海茫茫,遥遥万里,可怎么去呢?赵巧就跟家人说:这事难是难,想成,非得我师傅拿主意不可。

  家人自然不反对,就叫赵巧去了师傅家。

  鲁班爷见徒弟赵巧来了,并未起身离座,只是捋着不知长了几百许年月的刷白须髯,皓眉下细目精光一闪,示意徒弟有话尽管细说,不用拘谨。

  赵巧道完了本末根由,在师傅跟前一个劲儿地唉声叹气,只恨自己一个肉身凡胎,无能踏浪泛海,去探询亲人。

  鲁班爷瞧着赵巧一筹莫展的熊相,虽说一时没有表态,心下倒是赞成徒弟能有此想法,去海那边探看探看,与那里的亲人通通信息,唠唠他们的日子、光景,一衣带水嘛,以后也好有个相帮,便于勤走动,常来往。不过鲁班也考虑到,大海无情,风涛千里,心志不诚,胆气不壮,是很难成行的……想到这儿,他站起身,拍着徒弟的肩膀肃然道:赵巧呀,你可知道,水火无情啊!你要去,就要绝对听师傅的,万不能心生杂念,要有赴汤蹈火的胆量,万难不惧,纵死不辞!你能做得到吗?

  赵巧心眼儿多活泛,一听鲁班这话有门,当即信誓旦旦道:师傅的话,徒弟怎敢不听?您老怎么说,徒弟就怎么做!只要师傅指出明路,划出道道,大海,我跳!风浪,我闯!皱一皱眉,就不是您老人家的徒弟!

  鲁班爷这才笑了笑,释然归坐,吩咐道:这事,你容我再细细思量思量。你先回去好好打点打点。我筹划一定,你就可以上路。

  赵巧连声答应着,兴冲冲地走了。

  鲁班爷可不含糊,说动就动,须知,他老人家可是所有工匠的祖师,在仙籍的主儿,神通大着呢!他知道海岛大都荒僻孤零,贫瘠多石,物产不阜,加之四围海波漭漭,人们多靠渔猎为生,白天还算好过,一到黑价就只好摸瞎了,缺灯少蜡的,没亮啊!他决定叫赵巧带一只灯台过去,送给那边的人们做礼物。那边的人有了灯台,熬些鱼油倒进去,捻个灯芯,点上就不愁度夜晚了。

  鲁班爷上心地做了一只精美的新灯台,又将自家的一个旧灯台洗净擦亮,叫来徒弟赵巧,交代道:你带上这两个灯台上路,到了海边,举着这个旧灯台只管往大海里跳,一路无论遇到什么险恶,千万别回头,放胆朝前走,保你能到达那边海岛。这只新灯台是送给岛上人的礼物,旧灯台你还得给我捎回来。记住为师的话,万万不可忘了!事关你的性命,决不能有半点儿戏!

  赵巧倒也乖巧,忙应着接过灯台,略略扫了一眼,心里话:这灯台,很平常嘛!除做工还带点儿师傅的技艺,有啥出奇的?再说这么个旧灯台,黑不溜秋的,就能送我出海……不过嘴上却说:师傅只管把心放肚子里好了。徒弟保证照您说的去做。

  赵巧回到家,收拾停当,辞别了家人和师傅鲁班爷就上了路。

  这天,赵巧到了东海边,只见海天相连,没个尽头,过海,哪有人下脚的道哟?他找了个浅滩,刚迈进一只脚,一个浪头打来,掀了他个腚墩子。他忙护住包袱,一下触到了灯台,猛地想起师傅的话,即刻掏出旧灯台,高高举起,他立时惊呆了,只见海浪骤然向两边分开,让出了一条通道。赵巧这才明白,原来师傅交给自己的竟是神灯宝物,自己先还嗔怪师傅弄俩俗物带着怪累赘呢,不想妙处却在这儿。他当即走了下去。他前脚走,身后的海浪立马合上,像一堵墙推着他箭一般地向东奔去。他不敢回头,此刻完全信服了师傅的话。即使鲨鱼在身边窜,蛟龙在脑后舞,他也丝毫不理会,只管放胆行进,数日后,终于踏上了岛国日本。

  在岛国,赵巧多方奔走,几经打听,还别说,真找到了赵姓家族。亲人相聚,格外亲热,互道相思,备叙别情,尤其言及神州热土、华夏故地,无不涕泪俱下,痛断肝肠,只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归乡里……盘桓日久,赵巧萌生归思,在和亲族人等商定了归期后,便决定向族人赠送灯台。在送礼的时候,赵巧的转轴脑瓜子走了私,觉得师傅的旧灯台是个宝贝,有分水穿海之神奇,那这新灯台,可是师傅的上心制作,造型虽说一般,做工却精巧无比,肯定更为神通广大!是宝贝中的宝贝……我要是把这只新的带回去,恳求师傅赏了我,再缠磨着师傅把这门神技传给我,嘻嘻……我可就是……

  这么一想,赵巧就没舍得拿出新灯台,却将旧灯台送了礼。结果他返回时,举了新灯台下了海,这下可坏了,海浪却没动静,差点儿没把他淹死,幸亏送行的人救得快,把他捞了上来。赵巧这才醒悟,新灯台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凡物!他必须把旧灯台换回来!他不好意思再向族人张嘴讨要,就趁夜深人静时溜到族人家,找到搁置旧灯台的地方,当摆上新灯台时,旧灯台却不翼而飞了……

  故事说到这儿,听的人可想而知,赵巧是回不了中华大陆了,只好在日本留了下来。或许是为了糊口生存,也许是懊悔自己违背了师言,总之,从此赵巧操持起旧业,把鲁班爷教给自己的技艺传给了岛国,也就有了东来工匠不敢班门弄斧一说。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班门弄斧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班门弄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