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服装是如何形成的

  中国古代服装是如何形成的

确切的说来,中国古代服装的发展是缓慢的。在漫长的奴隶制封建制历史演进中,它迟迟没有确立一个科学的裁剪制造体系。甚至可以说,在服装文化领域,尤其是封建后期,中国服装是不能够与西方并驾齐驱的,只能作为整个东方服装的一个分支派别加以认识和理解。这样的一个问题值得思考:在现代,中国古代服装作为一种文化,它是否已经消失了?

  

这个问题我们暂不论,先来看看中国古代服装形成的原因。中国古代服装有哪些特点呢?中国古代服装经历了那么多的朝代,具体来说是异彩纷呈的,但通过细细考证揣摩,也很容易把握其共同之处。其直观特征,概括起来有:结构简单,纹饰复杂,缝合处少,宽松。

  

好,现在来讲讲形成这些特点的原因。

  

(一)社会习俗的原因

  

中国是一个提倡勤俭节约的国家。勤俭,是一种公认的美德,这跟古时候的思想家的大力提倡是分不开的。反映在服装上,就是整体结构上相对的“简”。这跟西方服装是有明显差别的,西方服装经历了一个对人体结构的摸索时期后,结合美术,建筑等领域的成就,出现了许多高难度的服装制作技法。而中国古代服装则追求布料的“物尽其用”,因此布料的最大包裹程度决定了其结构相对的简单,这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在于关于布料的使用创造上,提倡勤俭的中国人,不可能拿布料来做试验,也就无法制作出适合人体,结构复杂的服装来。第三个原因是社会勤俭的风气使审美观产生的差异。在《墨子·辞过》中有这样的话:“古圣人之为衣服,适身体,和肌肤足矣,非荣耳目而观愚民也。”这说的是,就是圣人穿的衣服,也不过是合身舒适就行了,并不追求华丽的外表去骗人。审美观上这样的认识,导致了服装的“简”。

  

(二)哲学体系的影响

  

中国古代服装受“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影响是重大的,甚至可以说是贯穿始终的。

  

先来论述什么是“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天人合一是哲学中的一个特殊观念,论述天和人即宇宙和人的关系问题。天人合一作为理论出现,发端于孟子,《孟子·尽心》中说:“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这里他是把“天”和“人”联系在一起了。

  

接着其后来,儒家学派的重要人物董仲舒说道:“事各顺其名,名各顺于天;天人之际,合而为一。”这里,董仲舒在解释孔孟思想时,更直接的把“天人合一”拿到台面上来了。

  

再后来,学者程明道,程伊川,在前人基础上确立了“天人本来合一”的说法。程明道在《语录》中说道:“人与天一物也。”并进一步指出:“天人本来无二,不必言合。”程伊川则说:“道未开,始有天人之别。但在天则为天道,在人则为人道。”以及“天地人只一道也。”这里,二程把宇宙看成是浑然一体的,人道与天道相互贯通。

  

我们再来认识“天人合一”对服装的影响。天人合一这种哲学思想,对服装的影响不外是“衣人合一”“天衣无缝”。分别论述:

  

1)“衣人合一”与“天人合一”这一强调宏大,注重感悟,讲究大象的思维体系中的“人”,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人——而是一个包容天地,具有精神内涵的“人”。因而服装穿在人身上,不强调与形体的关系,而注重穿着者的整体形象。也就是说,衣服是服务于人的。所谓衣人合一,也不要理解为双方地位平等的“一”。

  

2)天人合一宇宙观强调整个宇宙的和谐,在与环境相统一的服装体系中,更注重与社会环境的统一,其本身,亦要求“统一”。因此,服装在制作过程中,尽量避免了缝合的产生,这是哲学体系影响的审美观念的一次突出表现。

  

(三)纺织技术和服装缝纫制作技术的原因

  

应当说,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原始社会末期,中国人就开始用麻和丝制作服装。其中,丝绸最早出现在中国,并得到不断发展,其制作方法之先进,织品之精湛,制造工艺之服装,品种之繁多,都属世界之罕见,成为中国服饰文化中的奇葩。公元10世纪后,棉花在中原大地上得到普及,对材质的加工处理,染织邓都有了极大的进步,特别是染颉,彩绘,刺绣邓传统手工技术,至今还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但是,在肯定了这些方面的成就的同时,我们应该看到,中国古代,尤其是封建后半段的纺织技术,在世界范围来说,跟我们这个文明大国的身份仍然是不相符合的,仍是落后的。

  

这造成了两方面的影响:

  

1)纺织品质量(主要指织的密度)的缺陷,导致其结构不能够太过于复杂,缝合部位不能太多。因此在外观的反映上,就是t字型单一结构的式样,也比较宽松,缝合初较少。

  

2)结构上的单一,但染织,彩绘,刺绣技术的发展,以及设计上的新颖要求,又使得服装朝着服饰图案复杂化发展。这是因为要设计出跟其他人不同的服装,在结构创造余地不大的情况下,只能在服饰图案上下工夫。

  

古代服装整体来说,官职越大,其服饰图案就越复杂华丽。仅举明朝为例,明代有赐服之制,在特殊场合特别颁赐。其中一种礼节用服装,包括蟒衣,飞鱼服,斗牛服。其所带纹饰,飞鱼,斗牛被视为尊贵的纹饰,需要赏赐才能饰用。

  

(四)对人体认识的差异

  

前面说过,中国服装是受天人合一哲学思想影响很深的。在天人合一的认识下,不大可能出现个体很张扬的人体表现形式,也不单纯把人体美上升为一个需要展示的层面。这是中国和西方在认识有着巨大差别的地方,西方人体文化渊源流长,古希腊,古罗马,都能轻易找到赤裸身体的优美的艺术作品。在欧洲文明中,人体是大自然最上乘的艺术,具有崇高的地位,对人体生理上的合规律性的研究卓有成就。这种“科学的”和“艺术的”人体意识,对人的“第二皮肤”的服装带来了另一类风格特征的显现。

  

服装同时也在西方被看做是人体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服装造型上强调三维空间效果,故有“软雕塑”之称。

  

而在中国,精神追求的含蓄性,人体服从于“天”的认识,导致服装有其含蓄性。不可能出现紧身,强调性感表露的情况。在服装的制作上,也只强调二维空间效果。并形成自己一套脱离人体曲线美的审美标准,如晋代“曹衣出水”和唐代“吴带当风”。

  

尤其是唐代服装。唐代服装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最辉煌的一页,其中一种女装,袒露胸上部,这在中国整个封建历史里,是前所未有的。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古代服装是如何形成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