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不许说人话

  三年不许说人话

  明正德帝,可谓中国历史上最另类的皇帝──觉得当帝王太无聊,便封自己当太师、做将军;嫌紫禁城里无聊,便花巨资修建豹房,就连惩治贪官,这等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居然能另类得让人忍俊不禁。

  话说正德年间的一天,早朝上正德帝睡眼惺忪地坐在龙椅上。随着一声有事早奏无事退朝的喊声过后,就见内府首府杨廷和,坦然走出班来说江彬收受贿赂,依律当发配边疆,永不录用。

  正德帝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原来,这江彬不是别人,正是正德帝最宠爱的玩伴。当初,江彬贿赂了正德帝的宠臣钱宁,得到正德帝的召见。他为人狡诈机警,善于献媚,一见面就得到正德帝的欣赏,被正德帝提升为左都督。

  正德帝争强好胜,一次与老虎搏击,被老虎逼到角落里。钱宁见此情形,吓得在一旁簌簌发抖,江彬这时却奋不顾身,冲上前去营救。从此,正德帝对江彬更是另眼相看。

  江彬人不但机灵,而且还会口技,学什么像什么,所以他和正德帝一天到晚地泡在一起,感情自然深厚。但这个杨廷和是首府宰相,为人正直、威严,从来不乱弹劾别人,想必这江彬肯定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事。

  龙椅上的正德帝转了转眼珠,突然面露痛苦之色,说:今天朕突然有些不舒服,明日金銮殿内,朕要亲审此案。

  下了朝之后,正德帝就把江彬偷偷叫进了自己的别宫豹房内。

  刚开始,江彬还不承认自己犯下的过错。最后,正德帝眼一瞪,一拍龙案,江彬这才慌了,哆哆嗦嗦地承认了自己收受贿赂纹银十万两。说完,他自知死路一条,跪在地上,抱着正德的大腿哭得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正德帝长叹一声,说:那杨廷和,朕都惧他三分,你叫朕如何袒护你?这样吧,你今天务必退回赃银,而且明日早朝一定要身穿旧朝服上朝请罪。说到这,正德帝在江彬耳边低语了几句……

  第二天,早朝上江彬果然身着破旧朝服,痛哭流涕承认了自己受贿,这番苦肉计还演得真不错。正德帝听完,也装腔作势开始大骂江彬。

  江彬心想,说不定今天自己真能逃过一死,只要认了罪,皇帝骂过了,法外开恩,一切就完了。

  突然,骂得起劲的正德帝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表情夸张地指着江彬的破旧朝服说:你的朝服为何如此破旧?

  江彬连忙回道:禀万岁,这件朝服还是罪臣最好的一件呢。说到这,居然挤出两滴眼泪来,不瞒万岁,为修建‘豹房’,臣几乎倾尽所有,故而、故而才……说完,捂着脸又大哭起来。

  正德帝兴奋了起来,两只眼都冒了光,高叫道:原来都是为了朕啊。说到这看着工部尚书说,江彬修建豹房,可曾惊扰过工部?

  工部尚书慌忙摇头道:未曾。

  正德帝又望着杨廷和问:那可曾动用过国库库银?

  杨廷和一皱眉,说:未曾。但万岁,修建豹房乃万岁私事,收受贿赂却是触犯国家律法,国法和家事,不可混淆啊。

  正德点了点头说:杨爱卿言之有理。可是江彬也是因替朕办事,才导致生计困苦,收受了贿赂,所以朕也有过错。故而朕认为,处罚江彬的同时,还要为他解决生计。

  正德帝这话一说出,整个朝廷上的大臣们都直了眼──这事可真新鲜,一边处罚还能一边解决生计?

  正德帝环视着众臣,眉飞色舞起来,他指着江彬说:江彬啊,你不是收了十万两的贿赂吗?如今朕将这十万两赃银,摆放在朝廷之上,令你徒步背运回府,朕与诸位爱卿沿途监运。到掌灯前,凡背运回你府的,朕就赏赐给你了。至于受贿之罪,朕既往不咎,如此可好?

  朝堂上略一沉静后,猛然爆发出一片大笑声。江彬则惊的眼都直了,心说:万岁,昨晚你可没说要唱这出戏啊。

  这下京城开锅了,从紫禁城到江彬府,要走三条大街。正德帝率领群臣,坐轿的坐轿,骑马的骑马,监督着江彬怀抱、背驮,一趟又一趟地往家运银子。

  沿途老百姓虽不能靠近,但树丫上,房顶上都站满了人。总之,要多热闹有多热闹,总导演正德帝,乐得岔了好几回气,江彬则连羞带累,转过天来就大病了一场。病好后跟换了个人一样,不但没有飞扬跋扈的劲头了,而且还变得异常规矩起来。

  可人的本性是很难改的。江彬老实了没两年,故态就重发了。这次,正德帝处罚得更另类。

  这天,正德帝正在豹房内,对着笼子里的老虎练拳脚呢,就听门外一阵喧哗,跟着有一人不宣自入。正德帝恼火地看去,眨眼间就换了笑脸——来人又是杨廷和。

  杨爱卿,何事如此紧迫?正德帝满脸关切地说,莫非边关又起刀兵了?

  杨廷和慌忙跪倒请罪后,说:非也,微臣前来弹劾江彬!原来江彬倒卖官位,将大名府知府一官以二十万两卖给了行贿者,搞得大名府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正德帝哦了一声,转了转眼球说:朕知道了。杨爱卿不必多言,朕这段时日虽没上朝,但明天就会上朝议政。

  杨廷和皱着眉似乎还要说,但正德帝却掉转身子,又对着笼内的老虎比划起来,玩得很是高兴。杨廷和见状,只得先告退。

  转过天,正德帝上朝了,没说二话,便把江彬叫出了班,劈头问道:江彬,朕听说你将大名府知府一职以二十万两卖出,可有此事?

  江彬吓得脸都变了色,慌忙狡辩。正德帝却一摆手说:你慌乱什么,朕就是想问一下是不是卖官位很好玩?

  江彬脸上的肉,突突跳了两下,不敢吭声,天知道这位另类皇帝,又要搞什么花样。果然正德帝又说话了,没想到知府居然能卖二十万两。江彬啊,你看朕这皇帝之位,能卖多少钱呢?

  江彬吓得妈呀一声,差点儿没尿了裤子,对着正德帝鸡吃米般一边磕头、一边颤声回道:万……万……一直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哦!正德帝恍然大悟般地叫了起来,皇帝之位能卖万万两银子啊,还算可以。好!江彬听旨,朕命你将皇帝之位,以万万两银子卖出,不得有误!

  江彬已经都要崩溃了,除了磕头外,就只剩下呼天抢地求饶了。

  正德帝的脸慢慢沉了下来,斜着头想了想,扑哧一声又乐了,说:江彬,你一而再贪赃枉法,若想活命,朕看也好办,你不是口技了得吗?那朕就命你,三年之内不许说人话,你愿意学狗叫就学狗叫,愿意学驴嚎就学驴嚎,总之,倘若被朕知道你说了人话,那就两罪归一,诛你九族!说完一甩袖子下朝了。

  眼见正德帝离开,朝廷上的大臣们,再也憋不住了,几乎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有几位还强忍着笑,走到江彬身边说:江大人,中午咱喝几杯去如何?江彬紧紧抿着嘴,打死也不开口,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正德十四年,正德帝镇压宁王叛乱后回师途中,因为打鱼取乐,落水染病,回京后病情恶化,于正德十六年去世。正德帝一死,江彬没了靠山。皇太后张氏和杨廷和,利用颁布遗诏作出了一系列矫弊反正的决定。趁江彬入宫觐见太后之机,立即逮捕了他。随后从其家中抄出黄金70柜,白银2200柜,其他珍宝无数。随后,江彬就被处以磔刑。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年不许说人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