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山深处

  草山深处

  老席还在远处,他的破摩托声音就先轰鸣过来了,咚哒哒哒哒……实在是难听极了。一会儿,冒着一股黑烟,老席像妖怪一样显身在镇子上。晒太阳的人也没事干,就调侃老席说,这?破的一疙瘩废铁,也好意思骑出来吓人,砸了算了。

  也有人脚正闲着。就咚一下踢过去,那个破摩托就趔趄一下,居然没有熄灭,冒着烟浑身乱颤。老席也不计较,一张脸脏兮兮的,烟熏火燎的,土眉沙眼窝的。他从衣袋里翻出来一包烟,烟也挤得瘪了,七拧八歪。老席捋直了烟,一支一支递给晒太阳的人,然后寒暄几句,又骑着摩托走了。

  摩托后座捎着几张羊皮,刚刚宰了剥皮的,还滴着血水。羊皮梢子拖在地上,扬起一股尘土,老席就淹没在黑烟和黄尘里,像老妖退场一样退出了镇子。

  老席不是镇子上的人。他那个村庄,叫茶树沟,我在很多年前去过一次。羊肠子小路,只有三尺宽,走着走着,路不见了,干脆就垂直挂在眼前,像一匹布。我一直疑心。茶树沟不是人住的地方,是神的福地。

  不过,茶树沟的人却不穷。别处的山都是荒山秃岭,不长一棵树。可是,茶树沟深处,却有几座草山,草木茂密,鸟语花香。草很重要,有了草,就有了好日子。茶树沟家家养牛,放养的方法也很独特。春天,草木发芽的时候,在牛的耳朵上打个洞,挂上自家的铁牌子,打进山里,从此再也不用费心。冬天,下雪了,才去把牛找回来。春天放进去七八头牛,回来还多了五六个牛犊子,都吃得肥肥的。

  茶树沟的人家,都不贪,知道大自然会枯竭,所以养牛的规模小,够吃够穿就行了,让草山的草可持续地长。村庄不大。也就二十来家。

  出一趟山不容易,老席每次来镇子,破摩托后面就捎着茶树沟全村人的油盐酱醋。东家的火柴,西家的毛巾,都写在一张纸上。老席总在我的店子里一样一样买好,一家一家算好了价钱。他回去,拿着货单收钱。我很好奇他是怎?把摩托骑回去的,山路明明那?难走,还捎着那?多东西。他也许是妖怪吧,会腾云驾雾。

  有人嘲笑他的摩托,他就说,我们那个路嘛,神仙路,就这个破车好对付。他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黄板牙,很讨好地看着每个人。镇子上的人有些自大,总觉得老席是个山里人,傻里吧唧的,很有些看不起的意思。老席也不在乎,很低调地贩卖他的羊皮,帮村子里的人买东西。

  这一年秋天,一桩奇事在镇子上流传开了,说传说里的江洋大盗现身了,把茶树沟三座草山上的牛全部赶走了,连牛犊子都没留下。而且,据说大盗们还把魔爪伸向草原上去了。牧民们的牛也是放养的,等发现事情的时候,牛都丢得差不多了。

  确切的消息是老席带来的,他咬牙切齿地骂街,骂盗贼们没有良心,害了一个村子的人。

  茶树沟的人家失去牛,一下就没有经济来源了。直接反映在我这里,就是来买东西时,赊账的人越来越多,连一袋洗衣粉都要赊欠。没有办法,他们种的地不多,刚刚够吃,而牛又都丢了,拿什?换钱呢。

  老席的女人,有时候也到镇子上来。她喜欢逛街。就算镇子上只有十来家店铺,她也能逛个大半天,在老常家的酿皮馆子里吃酿皮,听大家议论江洋大盗的事情。

  镇子上的人最喜欢说闲话,这样一件天大的事,街上就喧嚣起来。热闹得过节一样。探听消息的,猜测的,估计的,街上到处是一攒一攒凑在一起聊天的闲人。谁若是不说一下,就好像吃了亏。

  老席也还是在镇子上溜达,骑着他的破摩托。有时候有羊皮,有时候没羊皮。见人也还是递着烟,赔着笑,寒暄几句。偶尔,也在我店里欠账,在老唐的牛肉面馆子里欠账。

  后来,因为老季家的两个丫头都跟着人私奔了,又掀起新的闲话潮来,人们迅速转移话题,暂时忘掉了盗牛案。老季是个顽固的老头子,他发誓要把两个女儿逮回来。就东家西家借钱去找女儿,老席卖了几张羊皮,也借钱给他。

  那两个丫头,不知道是怎?想的,好好的,毫无征兆的,反正就丢下爹娘跑了。老季的女人站在巷子口哭着数落,说,这两个挨刀子的,心坏掉了,肝脏也烂掉了,怎?没想想当娘的辛苦。看上谁,你们言传一声,正经地出嫁呀,怎?就偷偷摸摸跑了,丢这个人。

  镇子上捣闲话的人们简直忙得忘了吃饭,热火喧天地议论,不住嘴地议论。比起丢牛来,丢了人更有意思些。

  老季也没有线索,就乱找一气。这一天,找到了一个不大的城市里,身上的钱也基本花光了,留下了路费。准备吃一碗牛杂碎回家。但是,吃牛杂碎的人太多了,一时吃不上,老季就蹲在门口的马路牙子上等。

  等着等着,他突然看见了一件熟悉的东西,杂碎馆子的墙角里扔着十来个铁牌子,巴掌大,牛耳朵上挂着的那种。老季杂碎也不吃了,女儿也不找了,偷偷拎了几个铁牌子,直奔回家的路。

  老季拎回来的铁牌子。就是茶树沟的。铁牌子找到了,找牛自然也就有线索了。镇子上的人又沸腾起来,兴奋之情难以言表。话题又一下子从丢人转移到丢牛的事情上来,议论得沸沸扬扬。

  老季一下成了公众人物,走哪里都有人递烟。要知道,一个村的牛啊,谁都揪心着呢。

  根据铁牌子这条线索,案子很快破获了,快得有些不真实。这场轩然大波里。老席成了主角。警车开不到茶树沟,不知道警察们是怎样抓走老席的。据说,从老席家搜出来一编织袋子的钱。不过,镇子上的人捣闲话厉害,玄乎得很,捏去水分,半袋子应该有吧。

  无论如何,老席偷牛的事实是跑不掉的。传说里的江洋大盗们纷纷落网,有人说是九个,有人说十七个。甭管多少,总之都一网打尽了。乡里人说,贼不犯,是走的遭数儿少。多了,就盖不住了。

  老席的女人还是到镇子上来,脸上黄了一些,憔悴了一些。她给我说抓走老席的过程,就像讲别人的故事一般。说警察进屋的时候,老席拉灭了灯,把一疙瘩钱藏在顶棚里。还说村子里的人倒也不骂她,也还帮着她干重活。她说自己悄悄回了一趟几百里外的娘家,三天一个来回,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她说,当年,她也是私奔到茶树沟老席家的,爹娘找了好几年。

  老席的破摩托抵账给了唐家牛肉面馆。但是,那个摩托也是有些大盗气息的,一般人驾驭不了。老唐骑了一趟,就翻掉了,摔伤了四根手指头。恼火的老唐就卖了破摩托。那?破,居然也有人买。修理铺子的王掌柜就买了。他耐心地拆散了摩托,拆成一堆废铁和一堆零件,满身油腻,蹲在地上分类整理。在我看来,那个冒着黑烟的破摩托,更像个妖怪,打回原形,就变成一堆零碎的铁块。

  春天的时候,茶树沟的人集体到信用社贷款。一头牛长大的速度很慢,他们都买羊,羊长得快一些。春天的羊羔子。秋天就可以卖掉了。老席的女人也挤在人群里贷款,身后跟着两个半大的孩子,扑闪着眼睛。

  我们镇子上的人就感叹说,唉,茶树沟的人家都好脾气,居然没有听到一句责骂老席的话。

  那年秋天,我们家一次买了两只宰好的羊。茶树沟的人家急着用钱,羊肉卖得实在便宜,现在想起来,跟白送的一样,一斤才四块五。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草山深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