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想到

  真没想到

  在河北某山区县三沟村有个能人叫王立才。他头脑灵活,能顺应时代潮流,有生意头脑。改革开放之初,三沟村依旧贫困,虽然说没到吃不上饭的程度,但家家户户都是缺零花钱,连打油买盐钱都困难。话又说回来了,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缺了哪儿样也不中的。王立才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因为时下的政策允许个人开店办厂,不再割什么资本主义尾巴,国家还鼓励和扶持个人经商呢,这是他从收音机里听到的。他想我要是开个杂货店,可以现钱买,可以以物换物,这不就是一举两得的好出路么。说干就干,王立才从县城的亲家手里借了三千块钱,开了一家不大的小卖部。这成了村里的头号新闻呢,王立才在乱七八糟的论说声中稳坐钓鱼台。

  没过多久,王立才的小卖部生意就红火起来,因为小卖部在村里是一枝独秀,没有竞争对手。他做生意活泛,买换货都成,比如说拿一个鸡蛋可以换两盒火柴,二斤棒子可以换一斤酱油等等。等东西攒多了,他拉到镇上换成现钱。他开始时还能实打实地规规矩矩地做生意,后来他就想开了歪点子,黑着良心卖假冒伪劣商品,往酱油散酒醋里掺水,在称上缺斤短两。一年下来,他就赚了四千多块钱。这在小山村里可不是小数目,村人都羡慕得不得了,送给王立才一个外号:王能人。

  时间长了村里人就发现王立才做生意不老实,人们都碍于情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较那个劲儿。再者说,村里小卖部就一家,你不买他的东西,什么东西都跑到镇上去买,挺不方便的。纯朴的村人把一些怨气都忍了。王立才不是不知道,他依旧我行我素,根本不理村人私下里怎么议论。

  王立才的斜对门王成德的大儿子秋后要结婚,办喜事用的东西是从县城镇上买的。王成德后来发现忘了买白糖,为这点东西上回镇上不值当的,他就在王立才的小卖部称了五斤,先赊着,王立才当然同意了,这段日子能少买他的东西吗。他知道王城德是个好面子的人,儿子结婚是场面上的事儿,肯定错不了劲儿。果不其然,王城德从小卖部又拿了两条烟、二十斤散装白酒、十包火柴等东西,王立才嘴上甜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快过年了,王立才想到王城德家催催帐,可巧这时王城德来了。王城德说:立才,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儿,欠了你不少钱,我怪过意不去的。我家过年宰了头大肥猪,用猪肉还帐,你看中不?王立才想了一下,说:中,当然中啦,要不过年我也得去买肉,买你家的我更放心不是。王城德高高兴兴地走了。几天后,王城德的大儿子给王立才送了二十斤猪肉,王立才高高兴兴地收下了。他多了个心眼儿,有自己的称(不是小卖部里的称)一称,好家伙,少了三斤多,气得他骂了祖宗,心说,老实巴交的王城德赶情也会耍心眼呢,天天打雁今儿让雁扦了眼。他真想冲到他家去辨理,可又一想,不中,还是先转着圈打听一下再说吧。他打听了几回,细节都没打听到,觉得挺难受的。

  可巧了,王城德的闺女来店里买灯泡,王立才赶紧和她假亲假近,想套她话说。说到猪肉上后,他问:宝华,你们家有杆秤吧,要不猪肉怎么称得那么实在呢?宝华是个上初二的学生,当然不会想到他的用意,就实话实说了:我家没有称,猪肉使用我的土称称的。他赶紧又问:土称?什么样的土称? 我哥结婚时不是把你这儿买过二十斤散白酒么,没喝完,剩了一桶,正好十斤,我运用杠杆原理,找了根直直的短棍,在正中间拴根绳,平衡后,猪肉正好十斤呢,很准的。宝华说完后,得意地看了看王立才。他赶紧夸了她两句。宝华高高兴兴地走了。

  王立才这才知道毛病出在自己身上,他知道那桶装白酒都不够分量,一桶差一斤六两多,这么着,给我的猪肉当然得差三斤多了。造孽造孽,我错怪了人家,幸亏没有上门找人家说道说道,要不多丢人哪。

  从此往后,王立才再也不敢黑着心做生意赚钱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真没想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