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苦恼

  漂亮的苦恼

  花小艺中专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想不苦恼都不行。入冬的一天,花小艺在本市的晚报上看到一则广告,准备开业的闻名大饭店在招聘服务小姐,就心一横,准备去试试。

  当花小艺头上顶着另类发型、身着得体的套裙出现在招聘现场时,活力四射的俊美神态一下子震呆了所有人。一个蓄着小胡子的副总经理担任面试主考官,看到花小艺,眼球都快跑出来了。

  面试过后,饭店录用了二十个女孩,花小艺名列其中。在小胡子要看花小艺的身份证时,花小艺迟疑了一下,说自己的身份证弄丢了,正在补办,小胡子竟拉住花小艺的手笑嘻嘻地说:没关系,没关系,照样录用你,只是你可要记着我对你的好啊!花小艺一边连声说:谢谢!一边挣开手,心想,肯定遇上一只色狼了,以后处处都得多加小心。 后来总经理出面了,这一露脸可让二十个应聘小姐的心都快跳了出来,总经理叫闻明明,是个和应聘小姐们年龄不相上下的小伙子,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面如冠玉。闻总把一群被录用员工逐个看了一遍,点点头,算是通过了,最后指着花小艺道:你,当我的秘书吧。花小艺听后,只觉得脊梁骨嗖地生出一股寒气。对有些女孩来说,第一眼就让老板另眼相看,做梦都会笑出声来,可是对自己来说,那简直就是灾难了。

  在饭店打工,并不是一种轻松的工作,晚上常常要到11点以后才能下班。小胡子一天到晚拿色迷迷的眼睛在自己身上瞄来瞄去,闻总看自己的眼神也是怪怪的,这种压力更让人累。

  一天晚上,小胡子见闻总出去应酬一个场面上的事,这个贪色之徒内心的欲望再也按捺不住了,悄悄溜进花小艺的办公室,搂住花小艺道:花小姐,你把我想死了!

  花小艺闪到一旁喝道:不许你动手动脚!

  小胡子哪把花小艺的警告当回事,反而冷笑道:怎么,就兴闻总受用你,你眼里也太没有我这个副总了吧!

  这时候,只听门口一声断喝:住手!原来是闻总站在门口。

  闻总刚才没走多远,想起还有一份文件没有带上,就转了回来。闻总见小胡子的丑态,气得脸都变了色:你明天到会计那里算工资吧。

  闻总在紧要关头救了花小艺,把小胡子开除了,对花小艺来说,无疑是除去了一只恶狼。但是后来发生的事件,迫使花小艺不得不和闻总有一个了断了。

  双休日的一天晚上,闻名大饭店座无虚席。一桌流里流气的人划拳饮酒,高声喧哗,又在周围碰碰撞撞,弄得乌烟瘴气,影响了其他顾客。服务小姐跟大堂经理劝不过,反映到总经理室。闻总刚站起身,被花小艺拦住:闻总,你别去,我下去看 看。就去了那桌喝酒的人旁边说:朋友,请轻一点,给个面子。

  那一伙人的肚子里正燃烧着酒精,哪个能把花小艺的话当一回事!一个刀疤脸大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喷着酒气道:老子花钱喝酒,喜欢怎样就怎样!

  这里是公共场所,每个人都应该遵守社会公德,请文明一点。花小艺耐着性子说。

  小妹妹好靓啊,你先讲一讲社会公德,陪大哥喝、喝三杯吧,大哥有两天没喝花酒了,哈哈。刀疤脸肆无忌惮地说着,那伙人也跟着狂笑起来。花小艺挡过刀疤脸举过来的酒杯,重复道:请文明一点。

  什么文明不文明!刀疤脸瞪着血红的眼睛,啪地摔了酒杯,用力将花小艺一推,花小艺差一点跌倒。那伙人呼地离开座位,围了过来。眼看将要发生祸端,顾客们放下吃了一半的饭菜赶紧都走了。

  花小艺退到一边,把桌沿的一个酒瓶往里边挪放,他们以为花小艺抓酒瓶要开打,刀疤脸拔出弹簧刀向花小艺刺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闻总赶了过来,一个箭步冲上前,猛地从背后拦腰抱住了刀疤脸。刀疤脸顺手就把刀尖往闻总的腰间刺,血立即就冒了出来。闻总忍着剧烈的疼痛,双手仍紧紧抱着刀疤脸。闻讯赶来的警察制服了这伙歹徒。

  花小艺连忙到街上拦了辆出租车,要送闻总去医院。闻总捂着伤处,摇摇头说:刀尖刺在我的皮带上了,只是划破了肉皮,不去医院了,这事千万不能小题大做,快扶着我,到我的办公室。

  闻总在自己办公室套间的床上躺下后,喘着气指点花小艺为他包扎。花小艺不敢有半点迟疑,急忙解开闻总的衣扣,却发现闻总急促起伏的胸脯异常丰满,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后来闻总被脱去血染的衣服赤露着上身时,花小艺呆了:闻总竟是个女人!

  闻总由花小艺眼中的帅哥变成了美眉,这一下着实让花小艺吃惊不小,脸腾地一下红到了耳根:闻总,你……

  闻总咧一下嘴角,笑着轻声说:如果我是个男子汉,能好意思让你给我包扎吗?看着花小艺疑惑不解的眼神,闻总讲了自己的苦衷:她家原来生活在另外一个城市,在她上中学的时候,爸爸在一次车祸中撒手西去。妈妈是一个美丽而刚强的女性,从开小饭店起家,经过苦心经营,后来成了家产千万的大饭店老板、市里的纳税大户,经常在电视、报纸上露面。后来那个城市就有了关于她妈妈的流言蜚语,说一个女人经营那么大的饭店,需要应付社会上方方面面的刁难和纠缠,说不容易是真不容易,说容易那是再容易不过了,她那么漂亮,漂亮本身就是本钱,就是资源,她事业上的成功不过是用身体换来的罢了。后来这个漂亮女人被流言彻底击倒,自杀身亡了。闻总来这个城市发展时,确实动了一番脑筋,使自己以一个青春男儿的形象出现在餐饮业天地里。

  闻总说:花小艺,一开始我对你就有好感,才把你安排在我身边。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希望你能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花小艺慌乱地点点头:我能做到。只是……为了你,为了我们今后少一些麻烦,我要离开你,离开这里……

  是不是刚才大堂里的场面把你吓坏了?

  不是,不至于吧。

  到底为什么?我已经把你视为亲姐妹,你为什么突然要离开我?

  我……闻总,我能不解释吗?花小艺只想从闻总身边消失,并发誓一定为闻总的身份保密。

  难道我们还不算生死之交?难道我为你受伤只是一场游戏?两滴热泪从闻总的眼里滚了出来,我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我的秘密,即使你一定要辞职,难道就不能护理我一段时间吗?

  花小艺被闻总诚恳的挽留打动了,取消了辞职念头,一边做好手头工作,一边跑诊所为闻总配药。闻总正值青春时光,精气神充沛,加上花小艺精心呵护,伤口在一个星期后就痊愈了。

  这一天,闻总把花小艺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把几张照片摔到花小艺面前。花小艺一看,竟是自己在租住房间的阳台上,与两个小伙嬉笑疯闹的画面。

  花小艺吃惊地问:你跟踪我?

  闻总鄙夷地盯着花小艺说:敢作敢当嘛,慌什么!闻总说自己并没有跟踪花小艺,这是小胡子干的。小胡子骚扰花小艺不成,又被开除,心里的邪气没地方出,就跟踪花小艺,拍下了这些照片。

  花小艺故作轻松地说:这有什么?他们是我过去的同窗好友,我们一直合租一套房子。

  闻总把桌子一拍:够了!到会计那里结算你的工资去吧。

  花小艺叹口气道:对不起,是该我离开这里的时候了,但是我并不是一个行为不检点的人。花小艺并没有马上走,认为事已至此,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就向闻总坦白好了。花小艺解开衣扣,脱掉上衣,袒露出一个男儿壮实的上身。他告诉闻总:由于受够了找不到工作的苦恼,当时一急之下,男扮女装前来应聘,并在负责招聘的小胡子色迷迷的眼前侥幸过关。这种侥幸像一块石头已经压着他很久了。现在终于解脱了,轻松了。花小艺涨红着脸给闻总深深地鞠了一躬,愧疚地说:对不起,闻总,我实在愧对于你!说罢穿好衣服向外走去。

  闻总看着花小艺消失在门外,用手按着自己突突狂跳的心房:天呐,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天下居然有如此俊美的男孩!而且他知道了我身份的秘密,要让那个秘密深藏两个人的心里,最好的方法就是追他做自己的男朋友,做自己未来的丈夫!

  闻总立即起身,追花小艺去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漂亮的苦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