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巷中的灵魂

  云雾巷中的灵魂

  一中门旁边有一条窄窄的巷子巷子两边是废旧的工厂没有人家。这巷子弯曲而悠长如果两人相遇只能侧身通过。在南方这个多雨的地方一旦阴雨霏霏的时候这巷子里就会起一团团的云雾常常让人看不清路要扶着墙才能走这巷子也就得了个“云雾巷”的名字。

  传说在子时如果下了细雨云雾巷会有亡魂出没大多数人没见过但是传言有鼻子有眼的其中三个段子应该是这样的

  一、宋老师的灵魂

  几年前的一个夜里一中的宋老师死在了云雾巷。那晚他陪学生上了晚自习又批改作业回家时已经十一点了经过云雾巷时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本来只有寥寥几个昏暗的路灯偏偏又坏了多半只剩下一两个还亮着落下一点依稀的光。宋老师本来是近视眼这下只能凭着感觉走。他对这段路本来是极熟的毕竟走了二十多年了自从在一中任教就要穿过这条巷子回家里面的每一个块砖每一条坎每一个井盖在哪儿他都知道所以他是不怕黑的。但是那天晚上不知怎么的一个井盖被偷跑了宋老师蓦地栽进了下水井里头部被尖锐的铁管戳中就这样死了。第二天天亮人们发现宋老师时他的身体早已经凉了。

  宋老师的葬礼上哭得最伤心不是他的家人而是一个男生他叫陈格他的哭耐人寻味——因为他挨宋老师的骂最多大家认为他应该讨厌宋老师才是但他哭得肝肠寸断的大家倒对他生出一些同情来这冥顽不化的小子终于开窍了能理解宋老师的苦心了

  其实陈格的眼泪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因为那个让宋老师送命的井盖就是陈格偷走的陈格跟宋老师的恩怨由来已久——他是没上进心的学生特别要命的是在高三这年他暗恋上了他们的班花夏童他书也看不进去了只想着给夏童写情书表达爱意。有了这个想头他作业也不写了课也不好好听了整天五迷三道浑浑噩噩的样子。

  这天下午陈格在宋老师的课上睡着了宋老师见陈格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气不打一处来。他走过去用课本敲陈格的脑袋陈格正做着好梦突然被惊醒一下子直起身来就要发怒一见是宋老师他两眼瞪得圆圆的眼里全是不屑。宋老师见陈格这个神情怒斥道“这次考试你交的白卷你是不会还是不想写你还打算高考吗对了这几天的作业你都没有交你现在交给我”

  所有的同学齐刷刷地看着陈格陈格莫名地感到他们的眼里全是轻蔑其中就有他最喜欢的夏童他看着宋老师咆哮的脸眼里慢慢地积聚起仇恨来。宋老师要坏了他的好事——这一段陈格在夏童身上下了不少功夫帮她做值日替她出板报课间陪她打羽毛球夏童对他的微笑越来越多有戏啊陈格觉得夏童的好感近在咫尺了可是这一下全完了可恶的宋老师把他的一切努力都破坏了他喉咙里涌上一股酸涩的热浪眼泪几乎就要流出来了但是他硬生生地给压了回去。好吧既然你这样对我也别怪我狠了陈格在心里默念。

  让他摔一跟头起码三天不能起床也没法再跟我发火跟我要作业陈格知道宋老师回家是全校最晚的总是在学生下完晚自习后再改作业往往回家已经是十一点了别的老师早就走了他总是一个人回家而且要穿过云雾巷那就在云雾巷里做点手脚吧那个时间段巷子里没有人也好行动。

  陈格搬走了云雾巷里的一只井盖并且把它扔得远远的好让人们觉得是偷井盖的贼干的最近别的地方井盖也确实老丢。他又把路灯打碎了几个云雾巷基本是一片黑暗都准备好了陈格一看表马上就到十一点了这是宋老师回家的时间陈格窃笑了几下就回家等着好消息了。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宋老师竟然死了他只是想让宋老师摔一下而已并没想让他死啊他听到这个消息全身不寒而栗既有良心的亏欠又怕警察查到他。万幸的警察没有查到什么只是怀疑捡废品的偷走了井盖陈格侥幸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可是他心里很难过所以在宋老师的葬礼上才会痛哭流涕。

  高考结束后陈格去外地上了一所民办大学四年后他回家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过起了平凡的日子。

  那天晚上陈格的公司加班他回家时已经是子时了梅雨季节细雨不断云雾巷里升腾起沉重的雾气路是一点都看不见了。陈格只能摸着墙慢慢地走他心里对这条巷子其实是有畏惧的这里让他想起了那个人这是一直困扰他的梦魇但是这巷子也是回家的必经之路他无法回避。陈格战战兢兢地走着突然撞到了一个东西——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人因为这个东西是软绵绵的而且他还感到对方的呼吸那气息很冷很冷像结着霜一样。陈格急吼吼地喊道“谁啊”

  对方并没有马上回答却伸出手拿什么东西敲了陈格的头一下陈格感觉那是一本书。对方说话了“你的作业呢快交给我。”

  陈格无法呼吸了这声音这话都只能出自一个人——宋老师陈格鼓起最后的勇气拿出兜里的打火机打着了看去正是宋老师的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宋老师吐出一口气寒气蚀骨吹灭了陈格手中的打火机陈格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和恐惧他哭起来哽咽道“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不该害你我也不想那样的……”

  宋老师没有理会他仍然幽幽地说着“快把你的作业交给我把作业交给我……”

  陈格拚命地往前跑却总是撞到墙上即使没有撞到墙又撞到了宋老师冰冷的身上他在绝望中跑了几个钟头才跑出云雾巷。陈格回到家里整个人都傻掉了嘴里只重复一句话“是我害死了宋老师是我害死了宋老师……”他的父母怎么问怎么劝他就是坐在那里重复这句话不吃也不睡。最后陈爸爸带他去看病医生说他得了精神病住了几个月的医院才好一些。

  出院后陈格去公安局自首说了自己害死宋老师的过程但是时隔几年证据已经灭失而且陈格还有精神病他说的话就更不能取信了公安局把他送回了家。

  陈格呆在家里找出了高三时的书本、卷子——因为心里有愧他都没有丢掉。他写着宋老师留的作业一本一本地写足足写了一年的时间装满了整整一个麻袋。陈格来到了宋老师的墓前把这些作业烧了。望着作业本子变成白色的灰烬在空中飘飞陈格的心头的负重稍稍减轻了一些。

  后来陈格结婚了有了儿子他对儿子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老师留的作业一定要好好写这是学生的本分。”

  他的儿子学生成绩很好……

  二、楚云飞的灵魂

  楚云飞是一中高二的学生各方面都很优秀是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相貌也是仪表堂堂似乎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了他身上——只是他的家庭不是很圆满父亲早逝母亲是一位普通工人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长大就盼着他上个好大学将来找个好工作好支撑起这个单薄的家。

  但是世事就是事与愿违楚云飞少年早逝并且也死在云雾巷。

  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街上本就行人稀少阴冷的云雾巷更是一片空寂。楚云飞上完晚自习又把教室卫生搞了一遍回家时只剩他一个人了。楚云飞倒是不怕黑走在狭窄的云雾还想着明天的班级活动却听见前面有个女声在喊“救命”声音断断续续。他顿时警觉起来往前跑去就见两个男人骑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正在施暴那女孩子身上穿的依稀是一中的校服。耍流氓楚云飞不假思索立即吼道“住手放开她”

  两个男人听到这声音暂且停下手脚。楚云飞把书包向两个男人摔打过去两个男人站起来和楚云飞扭打起来那个女孩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只是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这混乱的场面。楚云飞叫道“你快去叫人”那女孩听了连忙起身跑了。

  楚云飞虽然身材高大但是终不是两个男人的对手他渐渐地落了下风。两个男人穷凶极恶并没有放过楚云飞他们恨他坏了好事对他痛下杀手竟把楚云飞活活打死了。

  这场打斗持续了有二十多分钟其实巷子的尽头就是一个小商店店里住着人。为什么李娜没有叫来人呢因为她一直跑回了家她被吓掉了魂一般只顾着往家跑把楚云飞扔在了脑后。她住在外婆家——因为这里离一中近上学方便。外婆年事已高见李娜回了家便去睡觉了什么也没问。

  楚云飞死了警方多方查访抓到了两个行凶的流氓。但是两个流氓说和楚云飞产生纠纷是因为在云雾巷抢道走两方各不相让才失手打死了他。云雾巷是很窄抢道走也时有发生警方没有别的证据就取信了两个流氓的说法。但是一中的老师和学生都不相信这个说法他们所认识的楚云飞是极谦和有礼的怎么可能因为抢道跟人打架大家都为这个结案定论忿忿不平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帮着楚妈妈安葬了楚云飞。楚妈妈唯一的希望破灭了她迅速地衰老下来终日不思茶饭就想跟云飞一起去了。一中的老师和学生们不忍心看她这样消沉下去天天都有人去看她帮她料理家务做饭给她吃。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楚妈妈的心境才慢慢平复下来她孤独地过着风烛残年脸上再也没有露出过笑容。

  李娜上完高中后就回了父母家再后来她结了婚有了孩子不幸的是丈夫英年早逝她成了寡妇带着孩子度日。李娜结婚后跟公婆住在一起但丈夫去世后这婆媳关系格外难处而李娜父母家因为子女多也没有她容身的地方这时候外婆去世了房子空了下来虽然破旧但总比憋屈在公婆家强她一咬牙搬去了外婆家。

  又要穿过那悠长的云雾巷了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一夜凄厉的场景。噩梦啊李娜不敢回首现在的这一切是不是当初的报应呢谁叫自己扔下搭救她的楚云飞不顾让人家死了还死得不明不白的

  回了外婆家离楚云飞的家也近了李娜有时候会看见楚妈妈老太太拄着拐杖在街上踽踽独行像秋天里一片随时会飘落的枯树叶一样。有一次李娜鼓足勇气上前去搀扶楚妈妈走到她跟前了手刚要伸过去老太太突然抬起头盯着她眼睛里有一种质疑一种冰冷甚至一丝恨意——好象她知道了李娜的秘密一样。李娜吓得连话都不敢说就跑了。

  李娜尽量回避楚妈妈努力把楚云飞忘掉但是那天晚上她又不得不面对了。那天晚上下起了小雨偏偏两岁的儿子发烧了小脸烧得通红。李娜必须马上去买药这时已经是子夜了她天生胆子小但是为了儿子只能去药店。她拿了个手电便出门了。

  云雾巷里云蒸雾集看不到眼前的路李娜打着手电也只依稀看到眼前的墙。她摸着墙艰难地走着腿肚子一直就在打哆嗦抓着手电的手也冒出了冷汗。战战兢兢中她突然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她抬头看去那张脸几乎终止了她的心跳那不是别人就是时常出现在她梦魇里的楚云飞可是这回不是梦啊李娜把手电光打到楚云飞脸上没错是他他的面庞还是那么帅气只是脸色苍白如纸。她瘫坐到了地上喃喃地说道“你别怪我别怪我我怕……”

  楚云飞还是像从前那样和气上前把她扶起来他的手冰冷但声音是温和的“别怕说真话的人永远都不需要害怕。等你说出了真话你就不会再害怕了。记得说真话……”

  李娜回到家的时候几乎魂飞魄散了她流了很多很多的眼泪。是的这些年把真相埋在心里她好象在无边的黑暗里独行像子夜的云雾巷一样云遮雾绕永远不见阳光。这就是良心的负担吧

  李娜去了公安局去了一中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了。楚云飞的老师同学和亲友们都特别欣慰——就说楚云飞不可能是因为跟流氓斗殴而死的嘛他们心中的云飞是那么阳光正气的一个少年。政府追认楚云飞为见义勇为的英雄人物他的遗像被挂到了一中校史室云飞在去世近十年后又闪烁着光彩回到人们的朋友视线中。

  李娜去了楚妈妈家里。老太太坐在昏暗的屋子里像一尊石像一样悄无声息整间屋子只有一台旧电视还在吱吱啦啦地响着。她走过去握住楚妈妈的手跟她说了楚云飞之死的真相。但老人家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李娜的眼神很温和跟上次的冰冷截然不同。李娜看到桌子有许多药还有一个病历本打开看时上面的诊断赫然写着“老年痴呆症。”

  后来照顾楚妈妈的义工来说了她的病情。原来老人家几年前就得了老年痴呆症只认得回家的路了跟人说话时也是一知半解的不是很清醒了。这些年全靠邻里朋友眷顾自从楚云飞被追认为见义勇为英雄人物社区派了义工来照顾老人的起居。

  此后李娜一有闲便来楚妈妈家里料理家务陪她说话讲楚云飞在一中的事情哪怕她听不懂李娜也讲得津津有味。这期间李娜和一位专门送楚妈妈看病的男义工小刘熟识起来他和李娜同岁眉宇间竟然也有几分像楚云飞。他是单身空闲的时间比较多有时候李娜下班晚了他还帮她去幼儿园接过儿子。

  后来在云雾巷里人们经常可以看到这一幕一位少妇搀扶着一位老妇人一位年轻男子抱着一个小男孩。画面很温馨……

  三、灵儿的灵魂

  小惠离家出走有两年了。记得那晚走出云雾巷的时候天正下着雪她依稀听见女儿灵儿的哭声。她回头看时灵儿远远地跟在后面追她她一咬牙不再回头一直走出了云雾巷。

  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老公小岳失业后不是喝酒就是打牌输了钱就拿小惠出气小惠脾气也倔强针尖对麦芒地和小岳吵架两个人常打得鸡飞狗跳家里乱成一团。灵儿才五岁经常吓得躲到墙角悄声抽泣。

  那一次小岳又输了钱醉醺醺地回到家里。一到家让小惠给他做饭小惠刚睡下见了醉鬼本就气不打一处来哪还有心情给他做饭便小声骂了一句就扭过身去又睡了。

  小岳受了冷遇一恼火把小惠从被子里拽出来狠狠捶了两下子。这次小惠没有哭她坐在地上一声不吭等小岳睡着了她把衣服收拾好了装进一个行李袋推门便走出屋去。

  外面下着雪夜已深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小惠扛着大行李袋艰难地走着走到云雾巷的时候她听到灵儿的哭声灵儿喊道“妈妈你别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呢”小惠回头看时灵儿小小的身子站在雪地里雪花落在她的头上肩上几乎把她身上的红毛衣都盖严了远看像个小雪人一样。小惠的眼睛湿润了她有种冲动想马上回去抱住女儿拉着她的小手带她回家去但是她还是克制住了。她怕这一回去就再也没有勇气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家。她想走得远远的再也不要见到小岳。如果将来生活有了转机她会回来把灵儿接走的。这样想好了她对灵儿喊道“赶快回家我出去一趟几天就回来。”说完她一扭头就走了。

  两年了小惠终于回来了。她回来是因为有了重新开始生活的资本。她在一个大城市有了一份好工作收入不菲租了一套象样的房子她也替灵儿联系好了新学校有了这一切她可以把灵儿接去和她一起生活了。小惠做晚班车回来走到云雾巷已经是子夜雾气迷漫在巷子里看不到几米外的路。小惠走着走着腿撞到了一个东西上低头看时却是灵儿。灵儿仍是她魂牵梦绕的那个小模样似乎从来都没有变过—还是那么瘦弱的小身子辫子乱乱的身上还穿着那件红毛衣红色已经晦暗了小惠用手摸去濡湿而冰冷。

  快夏天了还给孩子穿毛衣那狠心的男人对孩子根本不关心。小惠恨恨地想着蹲下身来从皮箱里掏出一个洋娃娃递给灵儿说道“这是你最想要的芭比娃娃妈妈给你买了。你喜欢吗”

  灵儿没有伸手只是说道“我不要芭比娃娃我要妈妈抱我要妈妈和我永远在一起。”小惠听了这话紧紧地抱住了女儿眼泪像决堤一般喷薄而出。

  “妈妈再也不离开你了。”小惠对灵儿信誓旦旦地说“走我们回去收拾下东西跟你爸说一声妈妈就带你走。”她站起身来拎起行李拉着灵儿往家走去。

  家比从前更加破败屋子里有浓浓的酒气床上的小岳听到开门声竟坐了起来他错愕地看着小惠半晌才低声说道“你回来了。”

  没有责骂小惠倒有些意外不过她也无需在意小岳的态度了。她坐在板凳上缓缓说道“我这次回来就是带灵儿走的另外把我们的离婚手续也给办了吧。”

  “灵儿都没了。”小岳黯然说道。

  “没了”小惠没听明白。

  “灵儿死了。”小岳答道。

  “你瞎说灵儿过来”小惠回头喊道—灵儿一直跟着她回的家啊。

  但是身后并没有人小惠有些诧异。

  “我刚才还看见灵儿她跟着我一起回来的。”小惠叫道“你为什么说她死了你还嫌害我害得不够深吗你故意这样说气我吧”

  “你才瞎说吧。”小岳说道“灵儿真的死了。就在你出走那天晚上她在云雾巷冻死了。你等等。”小岳翻开抽屉找出一个小本子竟然是一本“医学死亡证明书。”里面有灵儿的名字

  “这不是真的”小惠尖叫道“这是你做的假我的女儿还活着。她刚才还跟我说要和我永远在一起。”

  “别疯了”小岳叫道“那你把灵儿叫来给我看看。小惠我知道我过去对不住你们母女这两年我过得不好我也知道错了。你既然回来了我们还在一起过吧。我们还会再有孩子的。灵儿真的死了。你看这是她的骨灰我就是等着你回来再把这送到公墓的。”

  小岳拿出一个小盒子上面有一张灵儿的小照小惠感觉眼前的一切都错乱扭曲了她一阵急火功心晕倒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惠终于醒了过来她坐起身来看见小岳趴在床边上睡着了—这倒是从前没有过的。但她顾不上感动一心只想着灵儿她心爱的女儿。她坚信灵儿还活着所谓的“死亡”都是小岳在骗她。“不行我要去找灵儿我明明看到她了在云雾巷里。”小惠从床上跳下来就往云雾巷奔去。

  又是子夜时分了梅雨季节细雨纷纷云雾巷里迷雾重重。小惠在雨雾中跌跌撞撞地走着叫喊着“灵儿灵儿你在哪儿啊”

  “妈妈我在这儿。”一个身影依稀是灵儿在前面答应着。

  小惠向着声音摸索着前去后面却传来小岳的喊声“小惠你快回家灵儿真的已经死了你找不到她的。”

  小惠哪能听进小岳的话她一心想的都是女儿她摸着墙向前跑去小岳紧跟在后面追随着。

  灵儿总是在前面为什么追不上她呢小惠心里一阵急躁她在雾中摔倒了好几次小岳上前把她扶了起来。

  灵儿真的在迷雾中出现了。她站在前面手里还抱着小惠送给她的芭比娃娃她瘦小的身躯在雨雾中显得那么单薄好像纸片一样随时会飘走她身上的红毛衣像陈旧的血一样一团黯淡的红。小惠把灵儿紧紧地搂在怀里把身上所有的温暖都传递给女儿想让她冰冷的身体重新温和过来。小岳也走过来了他看到灵儿眼泪汹涌而出他不再怀疑小惠的话只是伸开双臂把妻子和女儿抱在怀里这重逢也是他日夜企盼的……

  第二天早上雨雾散去人们在云雾巷发现了小惠和小岳的尸体他们紧紧抱在一起小惠手里抓着一根电线是路灯的电线垂落到地上不知怎么的却被小惠抓住而触电。一根电线要了小夫妻两人的命没人能解释得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们的亲戚把小岳和小惠火化了把没有下葬的灵儿的骨灰和他们合葬在一起一家三口终于团圆了。

  再后来云雾巷两边废弃的工厂被政府征地云雾巷也被拆除了。大楼盖了起来一切的云雾都烟消云散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雾巷中的灵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