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友

  酒友

  乾隆年间,江苏江阴有个男子叫阿城,因为娘生病,卖了家里仅有的两间土坯房。娘死后,他便搬到山上一间废弃的破庙里。除了买些咸盐,阿城很少下山,日子过得虽然艰辛,却也悠闲自在。

  这年春节一过,阿城就忙着打柴,就要春耕了,得多预备些柴火。山上灌木多,不大工夫他就打了一担。正午,阿城挑着柴往回赶,快到家时,看到从山下走来一个人,穿件单衣,头发蓬蓬奓起,一脸烟熏火燎的焦黑,十分狼狈、滑稽。初春乍暖还寒,那人两手插进袖筒,脖子也缩进耸起的双肩。

  阿城天性善良,把那人带回家,找了件旧棉衣让他穿,又整了盆温水给他洗涮。过了一会儿,再看那人,面盘白净,三缕长髯飘在胸前,竟是个长相极好的中年男子。在阿城的询问下,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讲起了自己的遭遇。

  中年男子姓赵,在一家大户人家做总管,主人家让他管着一大家子的钱物分派。就因这,平日里大家见到他都点头哈腰,另眼相看。

  新年刚过,一年的钱粮分派马上就要开始了。大户人家儿女众多,虽然都各自分家另过,可老主人每年都得赏他们几个钱。他们都想自己能多得几个,私下里请客上供的就开始较量起来。今天,大家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争着请老赵的客。有一家把他强行请进家里,刚进院子,先放一串鞭炮,表示对他特别的敬重。

  这钱物的分派,其实都是老东家定好了的,自己说了不算,吃了、喝了办不成事儿,难免人家会骂。赵管家瞅了个空子跑了出来,他左躲右闪,一个不小心还是被另一家逮个正着。这家人死死拽住他衣服不放,最后棉袄拉脱,他才跑了出来。

  听赵管家说完,阿城唏嘘不已:真难为你了!

  唉,可不是么。求我给个仨核桃俩枣,还不如自己挣去更容易!

  说的是!你就在我这里躲一天,咱哥俩好好唠唠。你先歇歇脚,我去做饭。

  饭端上桌,是黄灿灿的玉米面饼子,腌的咸菜,还有几块过年都没舍得吃的腊肉。阿城又拿出自己存了好久的一小坛酒,两个人边喝边聊。

  兄弟,家里就你一个人?老弟也有三十岁了吧,咋还没成家?赵管家问。

  家里穷成这样,谁愿意跟啊?

  嗯,也是啊。如果我能帮到老弟,我一定帮你!

  你那摊子事就够操心了,老弟就不麻烦你了。我这样也不错,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呵呵,喝酒!

  两人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老弟,不瞒你说,我老赵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大家敬我,就是想要钱!可我要都满足了,把老东家的家底全撒出去,他老人家能饶得了我?赵管家说到这里,恭恭敬敬冲天作了个揖,接着凑到阿城耳边说,老弟,千万别告诉别人我的身份,如果有人知道,那咱们的朋友就做到头了!

  阿城常年一个人在山上住,也总想找个人说说话,便一口答应。

  不知过了多久,阿城支撑不住,往那只有三条腿的桌子上一趴,就睡着了。阿城醒来,已是掌灯时分,赵管家已不知何时走了。

  从那以后,赵管家就经常到阿城这里来喝酒,两人聊得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知不觉就到了春三月,这天下午,阿城刚干完活,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庙里,却惊喜地发现赵管家备了酒菜在家等着他!

  喝到天黑,赵管家高兴地说:兄弟,能认识你是我老赵的造化,看你一个人不容易,老赵我帮你弄个成家立业的钱,也不枉咱们朋友一场!

  谈钱……谈钱就俗了!我们是不谈钱的朋友!阿城说完,双腿一软,出溜到桌子底下。

  第二天,赵管家又来了。这次他背了个大口袋,里面是些草种子。赵管家就在阿城房前房后,满处乱撒。阿城问他种什么,赵管家笑着说:种钱给你娶老婆呢!

  过了几天,下了一场小雨,雨后几天,阿城的房前屋后一片新绿。等那一片嫩绿长大,阿城一看,原来是一片片的青蒿。赵管家再来,阿城就跟他开玩笑说:你给我种的钱都长出来了!赵管家听了不说话,只是笑。

  转眼到了五月,初五那天,赵管家一大早就来到阿城家,他让阿城跟自己采青蒿叶子晾晒,说有用。他们从早到晚采了很多,阿城按赵管家的吩咐,全都放在通风阴凉处晾晒起来。晒干后,又把青蒿叶子碾碎,做成梧桐籽大小的丸子,晒干,储存起来。

  一晃就到了八月,山下镇里很多人都得了种怪病,先是因为寒冷,面色苍白,口唇发绀,不住打寒战。过一会儿,又面色潮红,皮肤干热,烦躁不安,半天以后,大汗淋漓。等汗解了,过一段时间,又开始发寒、发热,一直重复不断,请医问药不见好转。这状况还不断蔓延发展。

  这天,赵管家来了,一进屋就喊阿城拿出青蒿叶子丸来,他告诉阿城,说镇里人得的是疟疾,青蒿丸就专治这病。

  赵管家要阿城把青蒿丸卖给镇里人,阿城把一部分卖给了镇里有钱人,另一部分就送给了买不起青蒿丸的穷人。阿城把卖青蒿丸的钱给赵管家,赵管家笑着说:我不是早就说了,这钱是给你娶媳妇的,记得给我留壶喜酒就行!

  阿城用卖青蒿丸挣来的钱盖了所房子,又从山下娶了个寡妇做老婆。

  转眼到了正月初五。这天,阿城跟媳妇下山去赶这一年的第一个集。集市上最热闹的是鞭炮摊,大家都挤在那里买鞭炮。

  今天是财神爷的生日,大家都买了鞭炮和供品去财神庙烧香呢!大哥,你不来两串?卖鞭炮的跟阿城搭讪道。

  哦,今天是财神爷生日啊,那好,我们也来两串敬敬财神!阿城媳妇也买了两串鞭炮,又买了些供品,随着众人往财神庙走去。

  给财神爷祝寿的人还真不少,庙里鞭炮噼里啪啦响个不断,各色供品在神案上堆得就像小山似的。好不容易才轮到阿城两口子上香。点燃香烛,阿城拜了三拜,抬头看到财神爷的塑像,一下愣在那里。这财神爷三缕长髯,白净面皮,不就是他的酒友老赵么!

  从财神庙出来,阿城把这事告诉媳妇,媳妇说啥也不相信。阿城说:老赵曾说过,他生日那天还来找我喝酒,今天是财神爷的生日,如果老赵是财神爷,那他今天一定会上咱们家。

  当家的,咱还赶什么集啊!赶紧回家去准备酒肉,招待财神爷啊!媳妇高兴地说。

  夫妻两人买了酒肉,紧赶慢赶往家跑。一路上,媳妇还不停地嘱咐阿城,见了财神爷一定要讨个财气。阿城虽然心里不情愿,可架不住老婆一路唠叨,还是同意了。还未到家,远远就看到一个人坐在门口。走近一看,果然是赵管家!

  兄弟,我又来你家叨扰了!赵管家笑眯眯地打了个揖,把阿城媳妇唬得扔下酒肉供品,纳头就拜:财神爷爷,你可折杀草民了!承蒙财神爷爷恩典,我们才有了今天。以后我们夫妻天天供奉您老人家,希望您老人家开恩,让我们财运亨通,年年有余!

  赵管家听了阿城媳妇的话,摇摇头叹息道:唉,我老赵过个平凡人的日子咋这么难!看来,我又要过隐居的日子了!阿城,承蒙你这些日子的错爱,老赵我感激不尽!保重!说完,走出门就不见了踪影。

  阿城追出门,不见了赵管家,他跺跺脚,叹息自己失去了一个可以把酒聊天的朋友。

  从那天开始,阿城就开始供奉财神爷,但他的供品只有三炷檀香、一杯清酒,到了春节再加一块腊肉。他期望有一天能见到赵管家,再续那段把酒聊天的缘分。但自此以后,财神爷却再也没现过身。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酒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