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柏信仰

  古柏信仰

  几株柏树守护陵墓数百年了。

  数百年前的夏古柏堂堂正正地立着手互相勾结。缝制了一个春天的绿布盖着墓像是偌大的穹顶。尘埃似的阳光渗透下来树叶轻摇穹顶仿佛装下星空。暴风雨的夜雷电用长矛大刀挥向柏树。黎明纵使残肢满地穹顶下依旧安靜地黑着。

  近百年前的冬寒风冰雪铲掉了所有生机唯有那墓不可冒犯。古柏担着沉甸甸的雪也总笑着凝望身下的小花。花开花谢永不间断墓主人总能嗅到艳丽的芬芳。雪地上古诗人吟诵树的赞歌流传开来。

  不知何时起越来越多的人来此祈福。起初一支香一个人在陵前又跪又拜柏树无奈又讶异只好也跟着向天空摇摇树枝或伸出一枝为他遮阴。后来似乎普罗大众都确实有了信仰来者拜一下便起身换人柏树做了同样的事但得花心思打理身上烟尘。再后来成捆的香烛纸钱砸过来撞在树上火舌舔着树干流下滚烫的涎柏尖叫了风雪未曾撼动的树皮炸裂烟尘捂着陵墓柏抱住坟眼睛嵌满灰烬只听见纷扰的祷告。

  傍晚的柏相依叶子发黄树皮发黑。盲目中再无天际云霞。古柏很渴于是清洁员善心大发。他仔细清洁巨鼎然后把香灰水倒向古柏转身盘算工钱。古柏简直饮鸩止渴这绝妙的毒轻松腐烂树根。

  那晚无风坟上堆满苍白的雪星光黯然。月轻抚古柏曲折焦黑的手手像针风一碰便裂了。月看着最后一片叶下坠叹息不已。叶落在小花开处。那早化作尘的小花这大概是古柏对小花最后的庇护也许能为墓主人盖住一丝艳丽的香。

  人们仍旧投着表达信仰的东西却没注意坟早已被雨削平树只存一根朽木。那些祭品渐渐成堆成了坟墓成了信仰越来越大。

  远方树的残影真美古诗人眼中古柏最美今人眼中是信仰。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古柏信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