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肥

  肥肥

  阿智当年下乡插队当知青时是在山区。那里有不少野猫比家猫的体型大。其中有一个灰白花色相间的狸花猫长得胖胖大大的经常活动在阿智他们住的那一片儿地方。知青们都叫它“肥肥”。

  肥肥不怕人敢往人的跟前走。但是它非常警觉离人最近也不会少于一米所以想抓住它根本没门儿。

  到了夏天阿智嫌屋子里热就把窗户扇支起来这样有凉风吹进来挺舒服。可是他没有想到这样做却招来了肥肥。

  那天晚上阿智刚迷迷糊糊地在炕上睡着就听见外边有猫叫声。接着一只猫从开着的窗户口“蹭”地窜了进来它从阿智的上空掠过在炕沿上点了一下就窜下了地然后又上了灶台。显然它想找点儿吃的。

  这只猫正是肥肥。

  偏巧阿智今天没有一点儿剩饭。肥肥没有找到吃的东西却使开了坏把灶台上那只旧海碗一爪子就拨拉到了地上摔成了好几瓣儿。

  别看这只旧海碗已经有了好几个豁口还有一道儿不太长的裂纹但毕竟是阿智仅有的两只海碗之一呀。肥肥的恶行登时激怒了阿智“非得教训、教训这个畜生不可”

  想到这儿阿智把支着窗户扇的木棍抽下来合住了窗户起身抡起木棍就去抽打肥肥。

  虽然肥肥挺胖但是动作却很敏捷。阿智抽打了几下都没有打着它而且它窜上了炕朝着窗户逃去。

  “想逃走窗户关着呢看你怎么跑”阿智心里窃喜要等着看肥肥逃不掉的尴尬相。

  谁知肥肥竟冲着窗户撞了过去“嘭”的一声肥肥出去了。这时阿智才突然猛醒窗户是纸糊的根本挡不住肥肥

  可恶的肥肥逃走了就拉倒呗它竟然又回过头来从窗户的破口处冲着阿智“喵——呜”着叫了两声似乎是对阿智说“气死你”

  阿智被气得直噗噗把手里的木棍“嗖”地扔了过去尽管他知道这样做根本无济于事。

  “非得想个办法制住肥肥。”阿智坐在炕上想辙“用老鼠夹子不行肥肥太大小小的老鼠夹子根本夹不住它。”阿智的目光在屋里扫着突然停在了衣箱上。

  衣箱是阿智下乡时带来的唯一一件“家具”这是一个摇盖儿式的樟木箱子。“对就用衣箱捕住肥肥”阿智想着。

  第二天晚上阿智又支起了窗户躺在炕上。不过他可没有睡觉而是在等着肥肥光临。

  过了一会儿厚脸皮的肥肥还真的不请自来了。它又沿着旧路线进了屋它似乎闻见了食物的味道向衣箱走去跳上了衣箱前的木凳探头向开启着的衣箱里张望。

  “快进去吧快碰断柴火棍儿吧”阿智则在心里默念着。

  原来为了捕捉肥肥阿智已经腾空了衣箱并在箱底上放了半碗儿饭食做为诱饵。他用一根细柴火棍儿支着箱盖儿如果肥肥往箱里跳时碰着了细棍儿箱盖儿就会落下来肥肥则会被捕无疑。衣箱前的木凳儿也是阿智有意放置的是为了给肥肥进衣箱提供方便。

  一个低智商的肥猫焉是聪明的阿智的对手

  只听见连着三声响动咔嚓——细棍儿断了、噗通——肥肥跳进了箱里、咣当——衣箱盖儿恰如阿智事先预计好地合上了。肥肥被关在了里面阿智大获全胜

  阿智立即坐起然后腾地跳下了炕走到衣箱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个小缝儿拿着手电往里照了照想看看俘虏的狼狈相。

  谁知他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魂儿吓没了衣箱里根本没有肥肥却有一只鼬——黄鼠狼

  阿智没少见过黄鼠狼通体灰黄色细长细长的。可是现在这只鼬只是形体与黄鼠狼相同全身却是雪白的

  只见它半蹲半站在箱底两只前爪相对合并于胸前头微微低着就像一个僧人在行礼

  阿智倒吸了一口凉气吓得嘭地关住了箱盖不敢再看了。“是鼬仙儿”阿智想着急忙开门跑了出去。

  他何故如此怕一只鼬是有缘故的。

  村里的老年人不止一次地对阿智他们这帮知青讲过“咱们山里有虎、豹、狼都是吃人的畜生你们这些青年去深山里务必小心。不过还有比这些吃人的畜生更可怕的是狐和鼬。这两种东西虽然不吃人但是多少都沾着一点儿仙气、邪气的要是得罪了它们轻则整治你个神魂颠倒重则索了你的命去甚至还会连累到家人你们可千万别招惹它们”有此一说阿智自然会对这只鼬感到恐惧啦。

  过了一会儿阿智叫来几位知青让大伙给壮着胆儿再来看这件怪事。

  几人一起进了房间看到的却是另一个场面衣箱盖儿大开着里面空空如也那只碗里也没有一丁点儿食物。

  “阿智你小子别是撒呓挣吧大半夜的把我们吵醒就为了看一个空箱子呀”一个知青揶揄阿智道。

  “你还说有一个鼬仙儿在箱子里哪有呀涮哥儿们哪”另一个知青也戏弄着阿智。

  “没有想到肥肥竟然是只猫精变了个鼬仙儿跟我闹鬼儿玩唉这几个轴子不信我的话要是二明在多好啊他准会相信这件怪事不假可惜他回家探亲去了。真是知音难觅呀”阿智没有回答知青们的话心里却默默地想着。

  就在这时屋外一声响亮的“喵—呜”分明是肥肥在叫唤。它是怎么从衣箱里出去的阿智一头雾水。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肥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