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局长买菜

  牛局长买菜

   组织上经过较长时间的考察,发现牛局长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一般的贪官污吏一听说组织上审查立马吓得尿裤子,然后一停职反省就开始交代问题,最后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政策感召下就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说出来了。可是你看人家牛局长该吃吃该喝喝,整个跟没事人一样,充分说明牛局长是久经得考验的好干部,最终组织上决定恢复牛局长的局长职务,不过不是在轻工业局而是安排到市教育局任局长。对于牛局长来说虽然有些张冠李戴的感觉,一个学纺织机械专业人突然一个早上转行去搞教育,自己摸头不是脑不说,外行如何去领导内行本身就是一个崭新的课题,但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要职务还在,权力总是靠人玩弄的,牛局长梳洗打扮一番就走马上任去了。

   牛局长到了教育局才知道组织上突然任命他担任教育局长是因为原教育局局长老焦酒后驾车把车一直开到一户农民家门口,把坐在门前晒太阳一对老夫妻俩一起撞死了。该村村民委员会经过讨论一致认为必须赔偿70万元,保险公司能承担的费用只有18万元,缺口的这一部分就由市教育局垫付了。主管教育的副市长杨桂环大发脾气:他妈的,我这不是养鬼为患吗?一个字——撤!市人事局临时决定把牛局长拿去填空顶缺,无论怎么说吧,对于牛局长总的来说就是好事,多少领导干部一不留神,有时候就是当着主管领导的面放了一个臭屁,就走到了仕途的尽头,何况自己屁股确实不太干净有一坨干屎,擦都擦不掉,自己实在应该庆幸!

   下了班,牛局长信步从办公室走出来,在教育局大楼下有一片开阔地,原来设计者是安排局领导停小车用的,后来市环卫局不准把车停靠在公路边上,教育局之后在办公大楼后面开辟了一片停车坪,门前的这块空地上时常有些小贩摆摊设点,税务人员不来,小商小贩就可以省几个税收钱,可以获得比农贸市场更高的利润。以前牛局长不在教育局工作,对于这一道风景无法领略,今天一是心情好,再则想起来自己很久以来食欲都不太强,吃什么都没胃口,都是那个挂起来给闹的,现在看到各种蔬菜肉鱼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猪,于是走到一辆电动三轮车前问:排骨怎么卖?猪蹄怎么卖?

   摊主说:排骨18元一斤,猪蹄14元一斤。

   牛局长从来不买菜,也不知究竟是什么价格,实际上这里的蔬菜鱼肉都比农贸市场略便宜一点,因为没有税收,价低一些更容易招徕顾客;牛局长自然也不知道卖主喊价以后买主可以还价。他很大度地说:你把那一整块排骨,两个猪蹄都给我称了吧,算一算该是多少钱。

   摊主称完排骨和猪蹄,拿出计算器算了一下说:一共两百四十九块。

   牛局长连忙掏钱,摸遍了几个衣兜,竟然一分钱也没有找出来,牛局长这才记起来自己平时根本就不带钱,出门带着秘书,或者让秘书掏钱或者让司机掏钱,回去报销,现在自己突发奇想打算买一点菜,才知道这个决定是多么错误,你让小贩白忙活半天不买他的菜,遇到彪脾气能扁你个狗吃屎,买吧,可是自己又没有钱。

   这个小贩却认识牛局长说:牛局长,白吃白喝搞惯了一遇到要钱就手忙脚乱吧?你狗日的在轻工业局祸害了多少职工下岗,又把你们老家村里的田地给圈占了,到处祸国殃民,这回又跑到教育局不知又要祸害多少人家的子弟,想在我这里吃白食你门都没有,拿钱!

   牛局长显得极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我一时没带钱,我打电话叫人送钱来。然后又问你怎么认识我呀?

   卖肉的说:我原先就是华夏棉纺织印染厂职工,下岗回家养猪,你狗日的又把村里的地圈占了,我现在是买的猪肉卖的,赚一点差价养家糊口,依我的脾气我恨不得把你狗日的熬汤喝了。

   局办公室敖主任送了三百元钱过来,牛局长递给肉贩子说:不用找钱了。

   肉贩子骂道:放你妈的屁,老子挣的是干净钱,多一分我也不要你的,找你51块,拿着!

   牛局长买完肉心情又变得沉重起来,工作是恢复了,民怨如何消除呢?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牛局长买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