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打开车灯

  别打开车灯

  我叫刘潭出生在农村是一名货车司机做这一行已经快十年了。我是个糊涂人每天忙碌的车程总是让我忘记很多事比如忘了带钱包、带身份证、给老妈买新的收音机等等。但有一件事我是绝对不会忘的那就是每次送货去离云村时都要把车灯关掉而其中的原因是那里的一条无尽的弯道。

  记得我刚入职的时候有一次去离云村送货临行之前车站里有很多老前辈盯着我看而且还有一些在小声议论。我当时年轻不懂事也就没在意心里只想着赶紧干完活回家。就在我准备上车的时候有一位前辈拉住了我我定睛一看这不是同村的杨大哥吗

  我当时惊喜地看着他“这不是杨大哥吗你也出来打工啊”

  可是杨大哥似乎很紧张“你小子别套近乎了你今天要去离云村是不是”

  “是啊怎么了”我疑惑地看着他

  “听着看在和你同村的份上我告诉你过了那棵槐树的第一个弯道绝对不要打开车灯”

  “为什么”

  “这是因为……”

  大哥还没来得及说原因头儿就来了。“我说你们两个杵在那干嘛呢刘潭你还有心思和别人聊天不想干活了吧”他大声的呵斥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也只好赶紧上车跟大哥告别从后视镜里我还看到他在车后像我招手大喊“记得到了那里千万不要开车灯”

  我当时的内心充满了不解但很快这事儿就因为旅途的疲惫被我忘得一干二净。

  离云村离镇上非常远去往那里的任务一般都会被安排在最后。这样被群山环抱的小村子进出村子只有一条路。到达那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我的面包车在树林里穿行了很久这条窄小的土路无疑增加了我的驾驶难度。奇怪的是明明是山里却看不见星星和月亮于是我下意识地打开了车灯照明。

  为了快点完成任务我把速度提高了好在一路都是直行。过了不久我隐约看见有什么东西在路上距离拉近之后似乎是个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的人我以为是村里来的放牛娃。我按了几下喇叭示意他离开可是他好像没听见一样一动不动。此时减速已经来不及了周围都是树也无法转弯我一边疯狂地按喇叭一边使劲踩刹车可是那个人就像雕塑一样就是不让开。

  一切都晚了……我的车子从那个人身上碾了过去……车子停下后我猛地打开车门喘着粗气惊恐地下车查看但是我的车后竟然——什么都没有刚才看见的斗笠、蓑衣甚至是车子碾过什么东西的感觉好像是假的一样我一边深呼吸一边安慰自己一定是我太累了产生了幻觉……

  而当时的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刚才那个人所处的路段旁边有一棵大槐树……

  前面的路我改为减速慢行希望不要碰见刚才那样的“幻觉”。车灯照亮前路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向右弯道我并没有在意打了一下方向盘过去了。不久又出现了一个弯道这次是向左的我想是终于进入山路了吧就没多虑同样是打一下方向盘过去了。接下来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似乎从我看见“幻觉”的那一刻起路就开始变得蜿蜒崎岖跟前面漫长的直道产生强烈对比我甚至感觉有些晕车了。

  我也记不清是过了多少个小时反正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路又开始变直了我心想终于可以缓解一下刚才晕车的感觉了。就在这时眼前的某样东西让我猛地踩下了刹车橡胶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十分刺耳的声响。是那个人熟悉的斗笠和蓑衣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到刚才那变得蜿蜒的山路以及刚才经过的直道我得出了一个结论——我绕回来了

  但是仔细想想感觉又不可能因为我之前进山时一路都是直道这期间也没走过岔路什么的而且进离云村的路只有一条沿着路走怎么可能会绕得回来。但是这接连出现两次的“幻觉”还是让我有些心悸。我向周围看了看想记住些什么以防等一下迷路。这才注意到那棵粗壮茂盛的槐树似乎是棵老树了繁茂的枝叶延伸到路的上空。

  槐树……当时我愣了几分钟才回想起来今早杨大哥说过的话“听着看在和你同村的份上我告诉你过了那棵槐树的第一个弯道绝对不要打开车灯”

  我咽了咽口水再看看眼前这个戴斗笠穿蓑衣的“雕塑”心想哪有那么玄的事大着胆子碾了过去。

  然后不出所料我看见了弯道但这次是个左转弯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紧接着又是蜿蜒崎岖的山路又是让我晕头转向的、接连不断的弯道只是跟前面我所经历的弯道多多少少有些不同。又是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来到了一条直道上……

  怎么可能当时我的脑袋里只剩下这个声音。戴斗笠穿蓑衣的“幻觉”又出现了我望了望旁边那棵老槐树赫然立在那里难道真的是鬼打墙

  我的背脊渗出冷汗恐惧让我浑身发抖现在我只想着该怎么出去想起杨大哥的话说不要打开车灯那是不是关掉车灯就可以了呢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把车等关了。这不关不要紧一关吓一跳

  只见那个戴斗笠穿蓑衣的“雕塑”突然转身一下子跳到我的前挡风玻璃上光线昏暗下来之后我才看清楚这家伙全身被诡异的绿光包围空荡荡的眼窝里找不到人类应有的眼球。恐怖的是他的右半身手和脚朝着不可能的方向扭曲似乎还能看到他的身体有些部位已经腐烂干涸的血迹触目惊心这幅模样让我感觉到比刚才晕车还要厉害的恶心。种种迹象都告诉我他不是人类而且他在使劲拍打着我的挡风玻璃扭曲的肢体发出骇人的声响。这薄薄的挡风玻璃根本抵不住他的进攻

  我感觉自己的反射弧已经不起作用整个人动弹不得这回换我变成“雕塑”了。

  “不要……我还不想死……”求生的本能呼唤着我的大脑

  “快动……快动啊……”感觉这颤抖的声线不再属于自己

  “快动啊——”

  在尖叫的刺激下我的反应神经终于挣脱枷锁脚不自觉地向前移动刚好猛地踩中了油门那一天我记忆的最后只剩下风暴般的引擎声……

  第二天我发现自己躺在杨大哥租来的吊车里在回镇子的路上。吊车后面拖着的正是我的面包车。

  杨大哥听了我讲事情的经过叼着一根烟斥责我“你小子怎么就不听话呢叫你不开灯你还偏要开我就是不放心你才请假跟过来的”

  “对不起……大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大哥吐了一口烟无奈地叙述道“昨天算你命大之后还懂得走直道发现你的时候就在离村子不远的地方真亏你能一直开到没油啊”

  “那个路段以前本来也是充满弯道的山路听说也是个送货的司机要往离云村送货当时是晚上而且下着大雨。而当时有一个孩子似乎是迷路了就打算沿着山路走回村子谁想到刚好给那个送货的司机撞见当时光线昏暗又下着大雨当视线模糊的司机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路又很滑一个急转弯就发生了侧翻刚好把那个孩子压在下面据说整个右半身的肢体都是粉碎性骨折。而后来传言经过那个路段的货车司机都碰见过那个孩子的鬼魂而且都在弯道上发生了类似的侧翻。因此村民和镇上的人们齐心协力搭起桥梁凿开隧道硬是把崎岖的山路修成了直道还种植了很多树木故意把道路变窄就是为了不让人转弯。可惜的是就在那个孩子死的地方偏偏长出了一棵槐树之后他每天都守在那里等着复仇。传说他是根据车灯来断定是否有车经过的所以路过那里的司机都不敢开灯。只要让他看见车灯开着就会制造无限的弯道等你侧翻为止。”

  “你小子走狗屎运了都叫醒他了还能脱困好好珍惜这条名吧。”

  自此之后的十年里就算晚上再黑我也不敢在那条路上开车灯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别打开车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