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同居一室

  母子同居一室

  马上就要过年了,年头岁尾是事故多发季节,杨主任叫上车书记和我去检查安全隐患,路过门房,看门的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出来跟我打招呼:刘主席,你们在进行工作检查?检查完了您能不能让管道工给我们门前装一个水龙头,我们在这儿太不方便了。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往前走,杨主任问我:老刘,你又在给谁办好事?怎么弄一个老女人做门卫?这违反门卫制度嘛!

   我说:这个老女人是门卫马耀祖他妈,那小子才三十多岁,符合担任门卫的年龄。

   杨主任更加不解地问:当门卫带着妈干什么?总共就十来平米的空间,一张单人床母子俩怎么睡觉?简直是胡闹!这事儿老车知道吗?

   车书记点点头说:这事儿我清楚,先检查安全隐患吧!

   杨主任却不依不饶了说:原来你也清楚呀,就是瞒着我一个人,你们给我说道说道,门卫搞不好就是最大的安全隐患。

   我说:我也没打算隐瞒你,你不是刚出差回来吗?马耀祖神智不太清楚,三十多岁了也没一个职业,他妈原先是我们总公司职工,2001年协议解除了劳动合同,现在虽然已经拿到了退休生活费,一个月不到两千元,母子俩日子过不下去,回来找单位,劳资科安排来的,只好他们母子俩共同值班了,一天24小时,总共1200元工资,把这个事儿让给你你还不一定乐意呢!

   杨主任似乎有些良心发现说:这娘儿母子也够可怜的,谁他妈这么损丢下他们母子俩不管不问?

   车书记笑笑说:说了你也不一定惹得起,这是马局长的前妻和儿子。

   杨主任一下子僵住了,半响也没出声沉吟良久才说:前几天,马局长儿子考上重点高中举行谢师宴我去喝喜酒就觉得很奇怪,马局长一个老头子他的老婆怎么这么年轻呢?原来是停妻再娶的呀!

   车书记问:怎么?老杨你想当包黑子,判马局长一个当代陈世美啊?估计你不够格,哈哈......

   杨主任说:我管不了他,法律应该判他抚养这个儿子呀,难道法律也管不了他?

   我说:老杨,你还真不懂法律,当初,马耀祖的确是判给马局长的,当时他还只是一个处长,但是,他只管把马耀祖抚养到18岁,也就是管了一年,别说这孩子18岁,就是28岁38岁生活照样不能自理,马处长正是甩脱了这个包袱又娶了文副市长的千金才扶摇直上的。

   杨主任一根筋又别起来了说:他妈的,这世道怎么啦?越是品质不好的人越能升官发财,马局长一点责任感都没有,年老色衰的老婆你丢了就丢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可以不理论,可是傻儿子总归是你的吧?你应该负责任到底呀!

   车书记又笑了说:老杨,你今天这情绪可有点不对头啊!什么叫越是品质不好的人越能升官发财?你自己不也是当官的吗?难道你的品质也不好?提拔干部是组织上考察的结果,业务水平高,工作能力强,当然品质也是考察的一个重要方面嘛!老刘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既然问到我,我也不能不说话,我说:品质是组织上考察的事,我们不管它,我们能做的就尽量给他们母子俩提供生活必需条件,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别的事情我们也管不着。要说这个老女人我还跟她还真有过一面之缘,她是前市武装部钱部长的女儿,当初就是凭着这一层关系把马局长他们俩口子安排到我们公司来的,后来又是钱部长打招呼才把当时的小马提拔当科长的,当时那个纸条就是钱小姐亲自递到我手上的,我转交到上级组织部门,马科长升成马处长,钱部长死了,那时候马处长就成了断线的风筝,他一咬牙一跺脚离了婚,又把风筝线接上了,这才再一次扶摇直上,你看这么多年我还在原地踏步,我说过什么吗?中国人常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马局长就是那种决不瞻前顾后舍得孩子的狠角色,你不服不行啊!

   杨主任终于想通了他说:这世界什么都玩不过一个‘狠’字,狮子敢吃野牛,就是上去一口咬住野牛的脖子,毒蛇敢吞比自己大几倍的哺乳动物,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毒液注射进哺乳动物体内,你没有这个狠劲,就只能被别的动物吃了,丛林法则啊!

   我跟车书记都不敢接杨主任的话茬,这是典型的违禁言论嘛,一行三人到各处转悠了一遍,看来也无大碍,叮嘱各部门加强安全意识,这个年末就可以翻过去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母子同居一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