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扣

  纽扣

  中秋节早晨,我和妻子余洲锻炼回来。妻子就赶紧打电话向我的岳父、岳母问候节日快乐。其间她还将电话递给我,让我直接问安。我在电话里还问:“爸、妈你们在哪里啊?在南浔啊,现在正在打门球啊!”就在我将要挂断电话时,余洲又把电话要了回去说:“妈,请你再到南浔的毛线店老板阿萍那里去帮我买5副装饰纽扣,就是用在婴儿绒线鞋子的鞋带上的那种。你说你可能搞不清楚啊,好的,我一会儿就给阿萍通电话讲好式样和数量。”

  听着余洲对老妈这么说,我在一旁急得不行,我几次三番力图阻止妻子向老妈的托付,但余洲还是毫不理会我的劝阻,她坚持着把任务编派过去而后结束通话。“你难道忘记了!上一次阿萍是怎样对待咱老妈的?”我的怨气不打一处来。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余洲有个爱好,也是她的特长强项,那就是空余时间她喜欢编织绒线。由于余洲曾长时间在南浔工作、生活,迁移到苏州工作、居住后,余洲也是往来不断地经常前去南浔。因此她就结识了在南浔开绒线(毛衣编织)店的阿萍。我不止一次在家里的电脑上看到过余洲与阿萍的聊天,并且对方还装有摄像头,因此既听得见对方声音,也看得到对方的表情。从表象来看,阿萍对待余洲那可是热络得简直没得说。余洲在QQ中告诉阿萍:“我要从你那里买5粒纽扣,就是那种什么什么式样的,有现货吗?有的啊!好的,我这就打电话叫我妈到你处去买!”

  结果怎样啊?待岳母去到阿萍店里,阿萍一口气向老人家推销了200粒各式各样的纽扣,她说:“这些都是你女儿用得上的!”老妈也没二话,花100元买下阿萍硬塞给的这些的纽扣,再加上12元邮费,快递到苏州我们家里。

  “按我的意见,你不要给阿萍打电话了!”我给出建议:“我带你去小商品市场,确保能够买到合适你用的扣子!不过你现在应该再打电话过去,向老妈阻断了刚才的请托!”

  “现在去小商品市场还没开门,要9点钟以后才行。”余洲没有回绝我提议的意思:“老妈那边先不忙撤销请托,反正我还没有联系阿萍,待我们从小商品市场采购成功回来再告知老妈不迟!”

  “不迟?恐怕会迟的。”我心中有数:“老妈对你的事情肯定重视有加,老人家的性情我又不是不了解。不信,你就等着瞧!趁现在时间还早,我先把40分钟站桩功做完,然后再火速出击。”

  要说余洲的毛线织得好,那可是左右闻名的。仅仅两年来,她除了不为自己考虑以外,织出的、送出的毛衣、绒线帽、绒线童鞋等已经难以计数。她还将物业上的两位女性管理员手把手地培训出师,还将织帽子、鞋子等的技艺传授给了周遭的许多阿婆级人物。最近楼上的从徐州过来的一对新苏州人小夫妻喜添宝贝女儿,余洲就马上编织了绒线鞋子送上。前几天,我的老同事张梅仙打电话来对余洲说:“我有了孙女了!我给你送喜蛋就在你们小区门口了。”余洲拿到喜蛋、喜糖的同时就承诺:“你大过我们夫妇10多岁才有了孙女,真是不容易啊!我们的孙子、孙女都上小学了。我得为你的孙女编织两双绒线鞋子!”梅仙师傅是熟知余洲的绒线鞋子的名头的,她当然喜出望外。余洲也确实十分重视,她非得要在编织精美的小鞋子上再锦上添花地缀上铮铮作响的装饰纽扣。于是就发生了本文开头所述的事情。

  9点整,我和妻子准时抵达德合小商品市场,经求旬得知整个市场内只有两爿兼营纽扣的商铺,但遗憾的是没有求购到所需的扣子。我俩于是再折返到南门小商品市场,“请问有没有童鞋鞋带上的那种装饰扣子?”店家拿出一种,妻子解释说:“不是这样的!”店家就说:“那就没有了!”说完,他就又回到座位上去接着专心致志地忙活他的电脑游戏去了。

  妻子见状就说要走,我说:“既来之则安之,让我戴上老花镜好好找找!”很快,我就从陈列架上取下一袋给余洲看。“就是它!”余洲喜不自禁。“2元1袋!”店家只是从电脑屏幕上稍稍腾出一丝眼睛的余光,很不用心地给出价格。2袋(20粒)就够5双鞋子用的,我们花6元买下3袋(30粒),多买的1袋留作备份。10点整我俩回到家里,我说:“现在啥也别干,先给老妈打电话注销早上的请托!”

  “妈哎!扣子不用买了,我们在苏州买到了!”余洲电话打过去:“什么?你已经到阿萍那里也买了30粒、总共花了15元?你去退掉吧!你咋这么快就去买了呢?我还没给阿萍通话联系呢!你说退货不好意思的?没事的,你还是退了吧。我们同样数量的扣子才花费6元,你还是去退了吧!”

  我开始有真没假地数落了:“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并且,你还搅扰了爸、妈他俩拍档打门球的活动。现在你再说老妈买的不中意,老爸就更要埋怨老妈了。老爸准会说‘叫你不急、不急,等打完球,等余洲联系阿萍后来电话确定后你再去购买不迟,你就偏偏丢下我,自顾自地去吃力不讨好了不是!’”

  我这样说绝不是瞎编排,因为岳父、岳母这一对搭档,那可是对于打门球非常的投入,他俩合作应战那也是每天上午的必修课啊!你看这回让余洲的纽扣活计给搅合的……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纽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