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阳岗武松打了几次虎

  景阳岗武松打了几次虎

  武松打虎的故事可以说是没人不知道的了,《水浒》里那精彩的描写,使得妇孺皆知武松是景阳岗上打虎的英雄。但在武松打虎的故乡——阳谷县却传说着那只吊晴白额大虫是被武松打了三次,才在景阳岗上丧命的。武二郎在沧洲小旋风柴进庄上避难,听说了哥哥武大的消息,就辞别了柴进、宋江,动身前往东平府阳谷县午里寻兄。走到东昌府就听到过路的行人嘁嘁喳喳地谈论老虎怎样吃人,武松也没怎么在意。晚上住到一家客店里,同屋的十几个南来北往的客人围在一起闲聊,说着说着又扯到老虎身上,一个刚从阳谷县来的商人顿时脸色苍白,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阳谷有老虎,这可是真的,我今儿个才从那里来,亲眼看见阳谷城南十八里的大路上,一个年轻的媳妇没了头,光剩下半边身子血淋淋地躺在路上,后来叫人抬走了。人家都说是叫老虎吃的,真吓人,听说这是第十三个了。盖着大印的告示都贴满了。说完,打了个寒颤。这一伙听的人也都直冒冷汗,几个准备往南去的人开始商量是回去还是改道。只有武松听了心里直冷笑,他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哪里害怕这个,回到炕上蒙头睡了。第二天一清早提起哨棒就下正南了。再说这阳谷县有一家靠大路的客店,店家喂着一匹非常雄壮的儿马,文雅的说法就是雄马,浑身黑得同炭一般,没半根杂毛,马鬃长得遮住半边脸。这一日半夜时分,店家睡得正香,空然,咴儿……一声长嘶,出奇地响亮,又显得非常悲壮,把店家从梦中惊醒,只听得院子里咕咕咚咚,就像千军万马交战中擂的战鼓似的。店家疑心是强盗来偷他的马,吓得六神无主,光着脚就下了地,走到门边,又不敢开门出去,便又跳上炕,把窗子上的纸捅了个窟窿,借着月光往外看。不看还好,这一看不打紧,他大叫一声倒在炕上,口吐白沫,人事不知,原来是自己的马正在同一只吊睛白额大虫博斗。店家直到天明才醒,家里人告诉他那马无损一根毫毛,老虎跑了。店家认为自己的马居然敌得过老虎,肯定是神马,这么一想,反倒高兴起来。第二天认里,那老虎又来了,这回店家胆子壮了,趴在窗子上看自己的马是怎样战胜老虎的。只见那黑马头低垂着,马鬃扎煞起来,像无数根钢针,直挺挺地对着老虎。大概是老虎昨天吃了苦头,也不敢贸然进攻,就这样僵持了好长时间。突然,老虎猛地往上一扑,那马也不躲避,头一低迎上前去,老虎一声怪叫,倒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跑了。可能是马鬃扎着虎眼了。店家很高兴,喂马时比平常多加了好多料。他老婆在旁边开腔了:老头子,你看咱那马眼都叫马鬃遮住了,跟老虎斗不碍事呀?店家一想,可也是,于是就拿来剪子把马鬃给剪掉了。剪的时候那马还流泪呢。就在这天的黄昏,武松来到这里,恰巧住在这家客店里。由于出了老虎,过路的行人少得可怜。店家一见有客,自然挺高兴,就和武松闲扯起来,免不了要夸一回那马的威风。这武松是闯荡江湖的,见多识广,当店家洋洋得意地说起剪了马鬃仰起头哈哈笑了两声,摆摆手说:没关系,你多咱见过马能打过老虎的?我这马连胜两场,说不定不是凡马,是天上的神马犯了罪,被玉皇大帝贬下来赎罪的呢!你就等着看好戏吧。武松不以为然,再三劝他把马藏起来,虎来了由他对付。店家就是不肯,武松也没办法。但又实在不忍心这匹好马受害,就决定不睡觉,等着老虎。武松掏出些散碎银子,让店家给弄一坛好酒,一盘牛肉,让店家自然乐意。二人就坐下来吃酒。一坛酒吃光了,老虎还起来,武松叫店家再弄一坛,店家有些犹豫,说:客官吃醉了,就看不成斗虎了。武松知道他嫌钱少,就又掏出些银子,这开店的一见银子,连声答应。第二坛酒块吃尽的时候,就听得外面随着一阵风响,那马又咴儿……地叫了一声,不过这回叫得不响亮,倒像哀号。店家急忙拉起武松到窗前说:来了。二人探头看时,只见老虎慢慢逼进黑马,那马却没了前日的威风,丝毫没有迎战的意思,左顾右盼,四蹄乱刨。老虎的前爪在地上略微一按,纵身扑上去,只一口就咬断了马脖子。店家吓傻了。说是迟,那时快,武松回身抄起哨棒,拉开屋门,大吼一声,跳到院子里。那老虎张开大口正要吃马肉,猛地听见这打雷似的吼声,又见突然蹦出一条大汉,吃了一惊,还没等醒过神来,头上早挨了三五棒,不由地倒退了几步。好一个武二郎,乘着酒劲,把一根哨棒舞得像正转的车轮,呜呜地似刮起了狂风。那棍尖始终不离老虎的眉心、眼窝,打得老虎眼也花,头也懵,再加上刚才的一惊一吓,顿时威风扫地,扭身就逃。却说武松一见老虎跑了,正要追时,却被店家拽住了农袖:好汉慢走,我有话说。硬是把武松拉回屋里,拜倒在地,武松慌忙把他搀起说:这是何意?店家说:愿闻好汉姓名。武松说:俺叫武松,是来寻找俺家哥哥的。店家说:武壮士,今日老虎虽然跑了,以后还会再来,壮士一走,只恐我全家性命难保。我想挽留好汉多住几日,为咱地方除了这一害,不知武壮士意下如何。武松挺爽快地答应了。店家自此好酒好肉地款待武松。三天过去了,竟然平安无事,老虎也没再来。三乡五里的百姓可一下都知道了这店里住着一位能打虎的英雄。到了第四天头上,来了一群小伙子,进了店,找着武松就七嘴八舌地嚷开了:好汉哥快上我们那儿去吧,老虎跑到我们那去了。这几天光牲口就叫那杂种祸害了好几头了。还叼走一个小孩呢!……武松一听,气得七窍生烟,取了哨棒,也不辞别店家,一挥手说:走,在哪里?俺们领你去。说着,一伙人簇拥着武松出了店门,上大路,朝北面走去。走了不到十里路,来到一个村子里,村里人能走动的差不多都迎出来了,众星捧月般地把武松迎到一间空屋里,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吩咐众人:快给壮士备酒。武松说:不必了,老虎现在哪里?老人说:有人看见在村东场里的大青石板上睡觉,这几日它天天在那里睡。好汉别急,吃点东西再商量对策吧。武松说:先准备好吧,我回来再吃。说着,已跨出门去了。武松走后,老人才想起武松只带了一条哨棒,忙问众人哪个去给武松送把钢刀。众人都面面相觑,没人敢应。武松大踏步来到村东,回头看看,竟没有一人敢来,心里不禁暗暗发笑。走到场院边上,打量了一下周围,见那老虎果然睡在场边上的一块大青石板上,这场院少说也有一亩多地,正好用武。武松心想:虎落平阳被犬欺,何况我是个凛凛七尺的须眉,今日一定结果了它。他运好了气,几个箭步冲到大青石板前。就在这当口,老虎醒来了,一看,又是那个大汉,心里就怯了,无心恋战,跳下石板,撒腿向东跑。武松寻思你跑到天边也得追上你,甩开臂膀就追下去了。武松紧追着老虎不放松,一直追到景阳岗上。老虎被武松逼得实在无路可逃了,也可能是一到山岗又有了精神,就转过身来,准备跟武松决一死战。接下去就是《水浒传》里写的那样,武松如何折了哨棒,如何赤手空拳打死兽中王一段佳话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景阳岗武松打了几次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